李五丫李七郎(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全文完结)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全文完结最新章节免费阅读

高口碑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是作者“画笔敲敲”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李五丫李七郎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没什么比好好活下去更重要了,所以,当被雷劈到古代边关,成了寒门军户之女李五丫时,她适应良好,很快就入乡随俗当起了古代人。  活着嘛,就得有点追求。  衣:绫罗绸缎、珠宝首饰都要有,不过分吧。  食:每天来点燕窝鱼翅、海参鲍鱼,不过分吧。  住:亭台楼阁、轩榭廊舫,竹林幽幽、鸟语花香,自家就是风景区,不过分吧。  行:香车宝......

点击阅读全文

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画笔敲敲”创作的《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一到城门口,李长森一家就看到了早就坐在牛车上等着的李老娘和李大郎了。李长森上前招呼李老娘。李老娘还在为王母庙的事生气,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连句关心李长森的话都没有,就直接问俸禄的事。“半年没回家,你怎么也不让人把俸禄送回来?知不知道这几个月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李长森虽然早就对自己的爹娘不抱任...

免费试读


在卫所呆了半个多时辰,金月娥就带着四个孩子离开了。

李长森请了假,亲自将他们送到了城门口。

出城的一路,李五丫和李三郎精神都高度集中,就怕那两个北燕人再次出现。

所幸,一路平安。

一到城门口,李长森一家就看到了早就坐在牛车上等着的李老娘和李大郎了。

李长森上前招呼李老娘。

李老娘还在为王母庙的事生气,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连句关心李长森的话都没有,就直接问俸禄的事。

“半年没回家,你怎么也不让人把俸禄送回来?知不知道这几个月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李长森虽然早就对自己的爹娘不抱任何期望了,可是面对李老娘开口就索要俸禄而对他的安危却毫不关心,还是忍不住感到心寒。

从十三岁代爹进入卫所当军丁开始,他心里就时常涌出一种错觉,就是他对于爹娘来说,好像只是一件为李家谋取好处的工具。

对于他是死是活,他们根本不关心,他们唯一在意的,就是他能不能每月按时将俸禄拿回去。

他真的是他们的亲生儿子吗?

小时候,军屯里就有人说他不是李家的孩子,为此,他没少和人干架。

随着他逐渐长大,这种言论没了,可是,他自己却越来越怀疑了。

李老娘见李长森不说话,脾气一下就上来了,怒气冲冲道:“问你话呢,哑巴了?就你这傻不拉几的样子,上了战场,三两下就会被人给......”

“娘,你说什么呢?!”

金月娥愤怒中又带着咬牙切齿的厉声骤然响起,直接打断了李老娘的话。

李老娘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立马嚷嚷道:“老大媳妇,你叫魂呢!”

金月娥此刻的眼神能杀人:“我还想问问娘,你还知道自己刚刚在说什么吗?那是一个当娘该说的话吗?”

“之前在王母庙,你说五丫和七郎低贱,我忍了,可你现在又在这里诅咒当家的,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呀,这么巴不得自己的儿子孙子好?”

两人的争执,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

知道起因的人都纷纷用隐晦的眼神看着李老娘,这里面还有不少天岭屯的人。

李老娘就是个窝里横的,见众人都看着她,腰杆子立马就软了,抿嘴不发一言。

李长森讽刺的看着李老娘,拉了拉金月娥,示意她别气了,然后才说道:“娘,最近战事吃紧,大家的俸禄都被削减了,我实在省不出来接济家里了。”

李老娘一听,顾不得外人的打量,当即不干了。

不过,李长森没给她开口的机会:“娘,咱家有二十五亩军田,比寻常人家要多上十亩,省着点,够家里糊口了,以后我就不往家里拿俸禄了。”

“这怎么行!”李老娘急了,当即出声反驳。

“家里那点粮食,除去要上缴的军粮,还要分出一部分来接济你妹妹一家,剩下的哪里够我们一大家子吃。”

这话一出,周围人的纷纷露出惊讶之色。

天岭屯的人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模样,对于李家老人偏心的事情,他们可是耳熟而详了。

李长森淡漠一笑:“娘,我是家中长子,养着二弟、三弟一家就算了,没道理还要养已经出嫁的妹妹。”

没在和李老娘掰扯,李长森和金月娥嘱咐了几句,然后又拉着四个孩子看了看,便快步回卫所去了。

......

回军屯的路上,李老娘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

她怎么也没想到,这次来西宁城,不但没有从李长森那里要到俸禄,而且连以后也拿不到了。

李老娘恼火的看了看金月娥,又看了看李三郎四个。

果然,当初就不该让老大娶妻生子的。

不,还是得让老大留个种,这样他死在了战场上,他的儿子也好接着替李家卖命。

她不该为了更好的拿捏老大,就故意不给他说媳妇,以至于老大耐不住寂寞自己找了金氏娶进门。

要是老大媳妇是她相看的,她一定找个好拿捏的,那样,老大一家子就被她捏在手中了。

金家是山里的野蛮人,养出金氏这么个泼辣不服管教的东西来。

自从娶了这泼辣货,老大就越来越不听话,一心只顾着他那个小家,果然是条养不熟的白眼狼。

李老娘此时后悔得不行,要是知道金氏和她生的孩子这么讨厌,当初她就是不要名声,也不会让她进门的。

天擦黑的时候,李家一行人才回到家。

“好饿。”

进了家门,李七郎就忍不住捂着肚子喊饿。

金月娥连忙道:“忍一小会儿,娘这就去给你们做吃的。”

李老娘听了,当即就道:“吃什么吃,老大都不拿俸禄回来了,日后家里的吃的没你们的份了。”

金月娥怒了,厉声道:“娘,家里军田,除了五亩是家里的,其余二十亩,可都是分给当家的。农忙的时候,我和三郎、二丫都有下地,家里的粮食凭什么没有我们的?”

回到自己家里,李老娘底气足了,双手叉腰,对着金月娥张口就要大骂。

就在这时,李五丫笑眯眯的上前牵起李老娘的手,一个用力,直接将李老娘拉得弯下了腰,附耳低语道:

“奶,这人啦,做人做事得留有余地,你要不给别人活路了,当心人家先把你的活路给堵了。”

“你知道吗,其实之前劫持驿站的那伙北燕人是被我毒死的,知道我为什么要出这个头吗?”

“因为那伙人威胁到了我和三哥的安全,为了好好活下去,那我只好先弄死他们了。”

“奶,你要是敢克扣我们的伙食,那日后全家都不要吃了。”

李老娘听得火冒三丈,当即就要破口大骂,可对上李五丫那双笑吟吟的黑眸,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李五丫笑眯眯的拍了拍李老娘的手:“奶,你不会让我们饿着肚子的,对不对?”

李老娘被摸得汗毛倒竖,‘嗖’的一下抽回了手,看着李五丫,眼中闪烁着又惊又怕的情绪。

李五丫没在管她,朝着金月娥大声道:“娘,快去做饭吧,奶都说了,舍不得我们饿肚子。”

金月娥看了看李老娘,又看了看李五丫。

小女儿不知说了什么话,好像把婆婆给唬住了!

“咕噜咕噜~”

这时,李七郎的肚子叫了起来。

金月娥听到后,什么都没说,直接进了厨房。

“好累哦,我们回房休息吧。”

看着蹦蹦跳跳拉着李七郎回东厢的李五丫,李老娘胸口有些起伏不定,嘴唇动了动,只说了一句:“吃吃吃,就知道吃,饿死鬼投胎的!”

说着,就阴沉着脸回了上房。

听到动静从堂屋出来的李老爹看了眼李老娘,有些不满道:“你就消停点吧,别老是找大房的麻烦。真要让老大一家和我们离了心,对你有什么好处?”

李老娘气狠狠的瞪着李老爹,一言不发的进了屋里。

五丫那臭丫头,真是邪了门了!

捂着刚刚被她拍过的手,李老娘后背都还有些发凉。

......

东厢房里,李五丫和李七郎已经脱了外衣,麻溜的钻进了被窝里了。

李三郎在烧炕,李二丫在帮弟弟妹妹叠衣服。

“哥、姐,我觉得爹不是爷奶的亲儿子。”李五丫缩在被窝里,只露了一个脑袋出来。

李三郎、李二丫齐齐一顿,两人都没说话,算是默认了这话。

李五丫继续道:“既然不是亲生的,他们自然不会对我们好,日后遇到不公的事,我们也别忍着了。”

“记住,我们不好过了,那谁也别想好过!”

李三郎看着气鼓鼓一派凶狠模样的小妹,有些好笑,忍不住捏了捏她的小圆脸:“没人敢欺负我们,真要有,哥头一个不答应。”

李五丫弯了眉眼,笑眯眯的点着头。

可能是被李五丫吓住了,之后李老娘虽成天骂东骂西的,但却没有克扣大房的伙食。

时间转眼就来到了大年三十。

这一天,李家难得的吃三顿饭。

早饭和平日没什么不一样,不过午饭,饭桌上却多了一盆顿猪头肉。

猪头肉刚被端上桌,众人就迫不及待的端起了碗筷。

就在这时,院门被敲响了。

紧接着,众人就看到李长森走了进来。

若是别家,看到儿子(大哥)过年回来,肯定会喜形于色,可李家人不一般,不但不高兴,反而还垮了脸。

“大哥回来得真是时候,知道中午吃肉,回来得好及时。”

“多一个人来和咱们抢肉了。”

只有大房的人喜出望外,他们都以为今年李长森不回家过年呢

“爹!”

李七郎飞快的下了桌,奔向李长森。

李长森笑着抱了抱了儿子,将手里提着的一包点心放到东厢房,这才牵着孩子到饭桌上坐下。

李老娘见了,顿时不高兴了:“老大,你如今是越来越不把我和你爹放在眼里了,这买了点心回来,也不说拿出来孝敬我们,怎么,你眼里就只有你媳妇和孩子了吗?”

李长森淡淡道:“等会儿我要去屯长家,那点心是准备拿来送人的。”

李老爹听了,总算没在沉默,问道:“去屯长家做什么?”

李长森:“三郎十岁了,我给他找了个去养马场当差的差事,刚好屯长家的长胜也在马场,我带三郎过去认认人。”

这话一出,李家都满脸吃惊。

其中李老娘反应最大:“老大,去养马场当差可是个好活计,该让大郎去啊,三郎才多大。”

李老爹认同的点着头:“是啊,三郎还太小的,不如让大郎去吧。”

李长森嗤笑出声:“爹、娘,我拖人情找关系,好不容易求来的差事,不先紧着自己的儿子,反而让侄子去,这是什么道理?”

李老娘顿时沉了脸,刚想说什么,不过被李老爹制止住了。

李老爹不认同的看着李长森:“老大,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当大伯的,给自己的侄子找份差事,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李长森眸光幽幽的看着李老爹,心里觉得悲凉不已。

以前,每次娘偏向二弟、三弟时,他多么希望爹能站出来为他说句话,可惜,每次他都保持沉默。

如今他不沉默了,却是为了另一个孙子来抢夺三郎的前程。

“爹、娘,三郎去养马场当差,这事已经定了,告诉你们只是让你们知道,并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

“大郎想去养马场,我也不拦着,端看二弟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自己的儿子,还是自己养的好,我这个做大伯的,也不能抢了二弟的活吧。”

李老娘恼怒的看着李长森:“老大,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只顾着自己的儿子,如今连你爹的话都不听了,你如此不孝,我倒是要去找屯长好好说道说道。”

李长森听得厌烦不已,尤其是想到回来之前千户大人说开年之后就要派他去叠岭关当前锋的事,心底一直被压抑的怨恨再也压制不住。

“娘,对于这个家,我做得已经够仁至义尽了,替爹服了近二十年的兵役,二弟、三弟、小妹成亲的彩礼嫁妆,哪个不是我出的,整个军屯谁敢说我不孝?”

淡漠的语气,怨愤的神情,震慑住了李家所有人。

“娘,说我不孝,你还有心吗?”

说完这话,李长森也不吃了,直接起身离了桌。

金月娥见了,连忙追了上去。

李三郎和李二丫也是一脸着急的跟上。

李五丫犹豫了一下,没有动,只是将精神力外放了出去。

“七郎,吃肉。”

李五丫给李七郎夹了一大块肥瘦相间的猪头肉。

李七郎看了看东厢,又看了看李五丫,最后决定先吃肉。

五姐说了,犹豫不决之时,要做对自己最有利的决定。

爹是大人,大人的事,小孩子管不了,他还是多吃点肉吧,将爹娘的那份都给吃了。

李五丫有些心不在焉的吃着东西,屋里,她爹并没有和她娘说什么,只是提起点心,带着李三郎出门了。

爹这次回来很不对劲儿!

是出什么事了吗?

好好的,为什么突然给哥安排去养马场的工作?

李长森很少发火,一旦发火,李家人没有不怕的,就像这次,李长森发了火,桌上的肉都没人吃了。

李五丫果断拿起碗,满满的夹了四碗,和李七郎一人端两碗,下桌回了东厢。

房间里,金月娥和李二丫脸上满是担忧,李五丫将碗放下后,牵着李七郎出了门。

“姐,我们要去哪里?”

“去找叶大叔,看看他回来了没有?”

叶默和她爹一个卫所,应该知道她爹怎么了。

小说《军户小幺女的致富日常》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