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热门!(林雨彤彭思远)《权路畅读佳作》全文免费阅读_全网首发权路畅读佳作(彭思远林雨彤)最新小说

彭思远林雨彤是都市小说《权路》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叟哥”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县长秘书彭思远在仕途一帆风顺之时,县长意外身亡。他不但成了丧门星被冷落、被发配,妻子也红杏出墙,还成了杀人嫌犯被美女警官盯上......直到曾经暗恋他的女同学出现,他的人生才有了转折。...

点击阅读全文

由小编给各位带来小说《权路》,不少小伙伴都非常喜欢这部小说,下面就给各位介绍一下。简介:于是问道:“你有病啊,找什么呀?”其实,她已经看到了,地板上放着他的衣服。彭思远一边收拾一边说:“我真是扶不上南墙的烂泥,现在被踢到双河镇去了。再想提拔比登天还难。你既然早就有了要离开我的心,提出离婚就是...

权路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听着林雨彤泼妇般的声音,彭思远没有说什么。他走进去,一脚把衣橱踹开,拽出了一床被子抱着走了出来。
林雨彤坐在床上,看着彭思远抱着被子出了卧室,有点发懵。以前的时候也说过让他滚出去的话,可是,他不但不滚,还一个劲地往你身上粘,推都推不开。今晚怎么变得这么听话了?
彭思远把沙发往外拉了一下,被子扔在上面就灭了灯。林雨彤虽然对彭思远冷淡,有时候甚至嫌弃,可是,他不死皮赖脸的往她身上压,她还有点不习惯。
事出反常必有妖,彭思远大半夜才回来,是不是在外面和别的女人鬼混?如果真是那样,倒也好,省的烦她,想到这里,她也灭了灯。
天快亮的时候,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把她吵醒,一睁眼看到彭思远把衣橱的门全都打开了,在翻找什么东西。于是问道:“你有病啊,找什么呀?”其实,她已经看到了,地板上放着他的衣服。
彭思远一边收拾一边说:“我真是扶不上南墙的烂泥,现在被踢到双河镇去了。再想提拔比登天还难。你既然早就有了要离开我的心,提出离婚就是。我走了以后,就光明正大的地和那个男人来往吧,不用再偷偷摸摸地跟做贼一样了。你什么时候要去办离婚,通知我一声,不管多忙,我都会赶回来的。”
说着,拿来一个皮箱,把找到的衣服都塞了进去,又拿了些洗漱用品,然后把皮箱放在了门口。
林雨彤听完彭思远的话后,一骨碌坐了起来,喊道:“彭思远,你给我讲清楚,我什么时候有离开你的心了?还不要再偷偷摸摸的和那个男人来往了,你这不是往我的头上扣屎盆子吗?告诉我,你是不是看上哪个女人要背叛我?”林雨彤说着,仿佛是受了很大委屈似的哽咽起来。
彭思远感到一阵厌恶:“别演了!你敢说我在JW的两天,你没有带别的男人回家过?还有那皮鞋印和烟蒂,都不是你爸爸留下的,我早就该意识到的。我没有本事,就是连根项链也给你买不起,更不能满足你买车的愿望,你想要的生活我给不了你,我只能放手。”
彭思远的话,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感到吃惊,可是等他说完,她却坦然了。既然这么说开了,要比吵着闹着的分开好多了。本来她还是有指望的,彭思远年轻,也有才华,XZ周庆胜又很赏识他,被提拔是十拿九稳的事。可是想不到周庆胜不明不白地死了,他又被发配到了那么偏远的乡镇,几乎已经没有了出头之日。他已经放手了,自己还有什么犹豫的呢?
她扭头看了看仍旧站在卧室门口的彭思远,突然把睡衣扯了下来,接着又把贴身的衣服弄下来,然后直挺挺地重新躺下,说:“彭思远,来吧,我满足你一次。你想怎样就怎样,要多久就多久,好好让你享受一回。夫妻一场,给你个念想。”
林雨彤皮肤娇嫩,白里透红,身材凹凸分明,特别是这么安静地躺着,宛如精工细雕的艺术品,熠熠生辉。但是此刻,彭思远却感到一阵一阵的恶心。这尊躯体已经被别人玷污过,在他的眼里,只不过是一堆臭肉。
林雨彤等了一会儿,见他没有行动,拉过毛巾被盖在身上,往地板上吐了一口说:“哼,不要拉倒!一个人生的失败者,还装什么清高。你身上还是流着小农民的血液,想强大起来也难。”
彭思远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说:“我是农民的后代,娶了你是高攀了。”他在心里却暗暗发誓,老子一定会东山再起的。等自己的官做大了,你会后悔的。而且,老子也绝不会放过那个偷走自己老婆的混蛋,不管他是谁,都要让他尝尽苦头!然后转身就走。
林雨彤喊了一声:“站住!”
彭思远只好站下,林雨彤已经坐起来,腿上搭着毛巾被,上身全都裸露着。她说:“既然你想这么快就离开我,我也就不拖泥带水了。你晚走一天,最迟明天我们就去办离婚手续。因为还要你在协议上签字,你在家里等我的电话。我知道这房子是你家好不容易凑足了首付卖的,还得月月还贷款,我不要!我情愿净身出户。”
彭思远很是无所谓地看着她,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哪怕她不让他进这个房子半步,他也在所不惜。当听到她说她要净身出户的时候,他还是感到一些宽慰。毕竟因为买这个房子,花尽了妈妈的所有积蓄。只听林雨彤又说道:“彭思远,我奉劝你一句,还是赶紧辞去现在的工作,趁着年轻找个能挣大钱的地方吧,不然,以后谁愿意和你结婚?你要是想好了,就告诉我,我能帮你这个忙!”
彭思远说:“我以后怎样生活,用不着你操心。”说完,又过去躺倒在了沙发上。
要是这两天能把离婚手续办了,就省的以后再来回的跑了。况且去了双河镇以后,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能不能回来也不一定。就是明天上午办完,下午再去报道也来得及。这么想着的时候,林雨彤匆匆地走了。大概她是找她的相好商量去了。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从沙发角落里找到一看,竟然是孟怡然打来的。昨天晚上刚见过面,她又打电话干什么?这么想着,就接听了。
孟怡然立即声音柔和地说:“思远,昨天晚上我们匆匆见过一面后,感觉有好多话要和你说。你不是要去新的单位报道吗,晚上我想赶过去为你饯行怎么样?对了,你把雨彤带上,四年多没见,我想她了。”
“如果只是饯行,就不必了吧?”又不是升职,喝这样的酒会不开心。
“当然,我还有别的事情找你。下午六点,源西情大酒店606间,不见不散。”孟怡然说。

小说《权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