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小说《精品大明第一暴君》朱祁钰王诚完整版在线阅读_王诚朱祁钰精品大明第一暴君全本阅读

《大明第一暴君》是由作者“朱祁钰”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景泰八年,夺门前夜,垂危的景泰帝忽然坐起来,一个耳光扇在穿着龙袍再次君临天下的朱祁镇脸上!大明立国不足百年,太祖仙逝五十年,太宗故去三十年,天下竟已经糜烂至此。吾朱祁钰,誓要涤清大明,荡清天下!还天下一个公道!还世人一个公平!......

点击阅读全文

大明第一暴君

最具潜力佳作《大明第一暴君》,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朱祁钰王诚,也是实力作者“朱祁钰”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朱爱卿请起。”他刚要往前几步,扶起他,猛地一怔,想起轮值表上的资料。他叫朱焕,乃羽林前卫指挥使。祖父是朱让,伯祖父是朱谦,堂伯父是朱永!世袭千户,根正苗红的勋贵!按理说是完全可以信任的...

阅读最新章节


朱祁钰心急如焚。

火炮却不给朱祁钰思索的时间。

炮弹炸在宫门上,宫门被轰出一个人头大的窟窿。

已经有士卒从窟窿里探出脑袋。

多亏了禁卫在宫门口叠堆了几口大缸,尚能勉强抵挡。

噗!

一刀剁下,直接枭首。

溅的持刀人满脸是血,他面容不改,回身走到朱祁钰面前,跪在地上:“陛下请暂避,微臣愿意挡在这里!门在我在,门失我亡!”

他身材魁梧,作风英勇。

又是羽林前卫指挥使。

极容易换取他人的信任。

朱祁钰面露喜色,这八年皇帝没白当,还是有忠于朕的忠臣啊。

“朱爱卿请起。”

他刚要往前几步,扶起他,猛地一怔,想起轮值表上的资料。

他叫朱焕,乃羽林前卫指挥使。

祖父是朱让,伯祖父是朱谦,堂伯父是朱永!

世袭千户,根正苗红的勋贵!

按理说是完全可以信任的。

但是,朱永有问题,他是朱祁镇的死忠!

如果朱祁钰不是穿越人士,就被这个王八蛋给骗了!

又是一个反装忠!

如果把兵权交给他,他分分钟反水,打开宫门迎接朱祁镇入奉先殿!

如果刚才他真往前走几步扶起他,他会不会趁机抓住朕呢?拿朕的命来邀宠新帝?

朱祁钰眸中戾气滋生:“朱爱卿好生勇猛!”

“那就让朱爱卿打头阵,击溃叛军!”

“战后自有封赏!”

“朕与皇太后亲自督战,死战不退!”

朱焕愣了一下。

漆黑的脸上看不出喜怒,跪下称是,但显然调门不高,不情不愿。

朱祁钰环顾左右,这些禁卫都是勋贵出身,都不值得信任。

他让王诚率领心腹太监把他团团围住,再次缩在孙太后的身后,口号很霸气,身体很诚实,怕死的熊样展露无遗。

“传朕旨意,用火器和叛军对攻!”

禁卫也配备火器的。

结果,一轮发射,三个炸膛,四个没响,只有一个发射成功还射中自己人。

朱祁钰深感绝望:“父皇,你可真能坑儿子啊!”

从先帝时,大明开始腐烂,到了现在已经烂到了骨头里。

禁卫不顶用。

只能指望京营了。

但土木堡之后,京营被于谦改组为十团营,就不再是皇帝直属了,而是被勋贵、文官集团和宦官都分一杯羹,偏偏他这个皇帝毛都没有。

至于京营能不能入京平叛,什么时候能入京平叛,都要看于谦愿不愿意了!

但京营并不是全部驻扎在城外的,有一部分负责城内卫戍。

召集起来,以最快速度入宫平叛,一个时辰就够了!

朱祁钰目光投向宫外,于谦会不会像北京保卫战那样,再次力挽狂澜?

“传旨!”

“收集宫中蜡烛、火油!”

“点燃仁寿宫!”

朱祁钰担心于谦坐山观虎斗,所有点燃宫殿,让全城百姓都看到,皇宫失火。

逼京营入京平叛。

如果京营还按兵不动,干脆把整个皇宫都点燃了!

朕死了,看朱祁镇登基后,会不会放过你于谦!

孙太后猛地睁开眼睛,眸中怒火喷射:“文华殿近在咫尺,为何点燃哀家的仁寿宫?”

“闭嘴!”

朱祁钰眸光要杀人。

看看你的好儿子,武装造反,炮击宫门,学太宗靖难?

他也配!

孙太后悻悻闭嘴,不敢怼他,这个废人被逼入绝路了。狗急了还咬人,就先让他威风一时。

“陛下不可烧宫啊!”

一个身穿朝服的老人颤颤巍巍小跑而来,驱赶围着朱祁钰身边的宦官,跪下行礼。

“微臣高谷给圣母请安。”

朱祁钰瞳孔微缩,高谷。

叛军攻打东华门时,朱祁钰派人把轮值的内阁辅臣接入宫中。

不是他心善,而是为自己增添砝码。

恰逢今天高谷轮值。

就被太监接入宫里,正好听说朱祁钰要烧宫,立刻阻止,说了一堆冠冕堂皇的话。

“叛军就在宫门外,阁老可有良策教我啊?”朱祁钰眸光森冷。

这个高谷。

还是朱祁镇的人!

景泰元年,力劝他迎回堡宗。

朱祁钰听之任之,傻傻的重用他八年。

结果换来了什么?

背叛!

夺门成功后,朱祁镇再临帝位,他立刻跪舔朱祁镇。

朱祁镇投桃报李,任命他为内阁首辅,位极人臣,在史书上流芳百世。

而他呢?谥号“戾”!

八年来他勤勤恳恳,如履薄冰,照看这大明的江山,换来的却是一个“戾”!没有一个人为朕上书求情!

哪怕是养一条狗!

朕死后起码也该摇摇尾巴叫两声。

你们连一条狗都不如!

很好,真好,都是朕好哥哥的人!都抛弃了朕!

该还的时候,到了!

“徽音门旦夕可破,阁老可有良策教朕?”朱祁钰声音愈寒。

“这……”高谷目光闪烁。

朱祁钰冷笑:“这什么?”

“让朕把皇位让出来?”

“为高阁老铺一条上升天梯,好在新帝登基之后,当上你的首辅?”

高谷脸色急变,下拜高呼道:“臣对陛下忠心,日月可鉴!”

呵呵!

连跪都免了吗?

朱祁钰看透了,这些文官真的连狗都不如!

“好啊!”

“那便请阁老为督师!”

“守住徽音门,阻挡叛军!可否?”

这个老王八,想拖延时间,给新帝卖好!

那朕就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

高谷后悔啊。

他不是什么治世能臣,也不会力挽狂澜,只是会钻营罢了。

让他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拿什么挡住如狼似虎的叛军?

“朱焕!”

“你来背着高阁老!”

“站在高处,督师禁卫!”

朱祁钰可不给他反应的机会。

直接下达命令。

高谷差点吓晕过去。

这枪声、箭矢如此密集,还站在高处,让人背着,那不就是活靶子吗?

陛下心好毒啊!

“陛下且慢……”高谷想解释。

但朱祁钰怒斥朱焕:“听不到朕的话吗?背起来!”

朱焕也憋屈啊。

他是太上皇的人,收到的指令是打开宫门。

结果今晚出现了变故,计划出现了偏差。

在徽音门前,他斩杀敌首,想骗取皇帝的信任,不想皇帝十分谨慎,压根就不信他。

导致他现在也很迷茫,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能听从皇帝的命令,背起高谷。

高谷更憋屈。

他是官场随风草,最近皇帝病重,他开始倒向太上皇。

谁能想到,他成了阻击太上皇的急先锋。

他苦恼地看了眼宫门,若太上皇复辟,还能重用他吗?

又偷偷瞄了眼朱祁钰,若击败了太上皇,他还会重用我吗?

天上的风很凉。

不时还有弩箭飞速掠过。

“矮一点,哎呦喂,矮一点啊,你怎么这么笨呢?”

高谷如骑驴一般骑在朱焕背上,他没有甲胄,躲避箭矢完全靠运气。

生死关头,脾气变得十分暴躁,不时抬手抽朱焕脑袋一下。

朱焕可不敢把高阁老丢出去。

如今文官势大,勋贵算个鸟啊。

看见高谷在风中凌乱。

孙太后紧张地吞了口口水。

万一这个废人把她也推出去当活靶子……

她打了个哆嗦。


小说《大明第一暴君》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