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版武门小贵女李三丫李四郎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李四郎李三丫)全文版武门小贵女最新小说

李三丫李四郎是武侠修真《武门小贵女》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李三丫”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既然胎穿到了边关,那就学点武术防防身吧。......

点击阅读全文

正在连载中的武侠修真《武门小贵女》,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李三丫李四郎,故事精彩剧情为:真要正面厮杀,她倒也不怕,但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是了。“哎,我真不想打打杀杀呀,要不是天罗门对咱们下了必杀令,咱们也不用杀了天罗门的左护法。”“现在天罗门的左护法一死,天罗门肯定会跟咱们不死不休的。”“被一个暗杀组织时时惦记着,真的好提心吊胆啊...

武门小贵女

免费试读


普罗山,西域都护府辖地最南端,是进出西北的必经之地。

端掉呼延家据点的第二天,李三丫和李四郎就跟着一个被他们故意放跑的天罗门弟子来了这边。

天罗门的老巢建在一处石山中,此刻,姐弟两就站在石山对面的山峰上,默默看着天罗门的弟子进出。

天罗门在西北发展了这么多年,规模还挺大的,门中弟子有两三百人,高手也有不少,七品的有三十多个,八品的有十来个,九品的有三人,分明是门主和左右护法。

“才三个九品,我还以为天罗门有多厉害呢。”

李三丫瞥了一眼李四郎:“你以为九品是大白菜呀?有三个就不错了。咱们练功快,是因为服用了增强体质的药剂,身体潜能被激发,你以为人人都能这样呀?”

就算是她,现在也顶多是个八品武者。

之所以能杀九品,也不过是因为动用了精神力,精神力附着在铁珠上,加之对手又在精神力笼罩内,才能做到一击必中。

真要正面厮杀,她倒也不怕,但绝对不会那么容易就是了。

“哎,我真不想打打杀杀呀,要不是天罗门对咱们下了必杀令,咱们也不用杀了天罗门的左护法。”

“现在天罗门的左护法一死,天罗门肯定会跟咱们不死不休的。”

“被一个暗杀组织时时惦记着,真的好提心吊胆啊。”

“日后只要我们还会出手,总会被天罗门找到蛛丝马迹的,到时候,咱们就没安生日子了。”

“所以。。。。。。”

李四郎极其顺溜的接过李三丫未尽之话:“所以,咱们必须端了天罗门的老巢。”

李三丫转头看向李四郎,面上带着满意的微笑:“四郎说的不错,凡事要么不做,要做。。。。。。就要锄敌务尽。”

两人等到天黑了,才开始行动。

石山的进出机关,在李三丫这里毫无隐秘性,十分容易的就被找到,并打开了。

作为西北第一暗杀组织,天罗门还是很自傲的,觉得自己很强大,所以,门中上下,无一人想到,竟会有人敢闯他们的老巢。

没有任何戒备,加之夜里大多数人都睡下了,再加上李三丫借着精神力的探查,很容易的避开了巡逻人员,是以,她和李四郎轻而易举的就解决掉了大部分人。

直到两人深入石山内部,才有八品高手发现他们。

“谁?!”

因为左护法的死,右护法冷语无法入睡,将门中八品高手全部都召集在了一起,商量着追杀白月光和黑莲花一事。

谁知,还没商讨出什么对策来,就听到了异样的响动。

冷语带着八品高手出了石室,然后就看到了李三丫和李四郎。

“侏儒人?”

“我听说过一种邪功,可以让人返老还童,这两人十有八九是两个老怪物。”

不管是何人,能不声不响的进到石山内部,冷语和其他人都十分的忌惮。

“你们是谁?为何擅闯天罗门?”

李四郎看了看李三丫,嘴巴紧抿。

反派死于话多,这一点他是牢牢记在心中的,他才不要泄露任何信息呢。

李三丫也没有要回答的意思,只是拈着手中的铁珠有一下没一下的把玩着。

看着铁珠,冷语等人面色都变了变。

白月光和黑莲花是突然冒出来的,在西宁城之前,江湖上没有两人任何消息,众人想打听也打听不到什么。

但是,白月光和黑莲花其中一人使用的武器是铁珠,这一点是被戎城镇抚司证实了的。

“你们是白月光和黑莲花?”

李三丫还是没说话,看上去像是在无视冷语等人,实际上是在操控精神力仔细探查石山里的一切。

她可不敢小觑这种暗杀组织,谁知道这石山里他们有没有设置什么机关,或者,还有没有别的人藏着,她可不想在阴沟里翻船。

探查了一番,还真让她发现了点东西。

石山底部,关着很多小孩子,起码有四五百个,最里头还有一个水牢,水牢里用手臂粗的铁链锁着一个白衣中年男子。

见李三丫和李四郎都不说话,冷语神色有些凝重。

他是九品武者,身后还跟着十多个八品武者,哪怕是对上两个九品高手,他们这一方都是不输阵的。

可是,对面的两人却没丝毫忌惮。

显然,两人并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

沉思了一会儿,冷语果断示弱:“二位前辈,你们和我们天罗门之间存在误会,天罗门有眼不识泰山,误接了追杀二位前辈的任务,这是我们的不对,我们愿意做出赔偿,还请二位前辈放过我等。”

李三丫挑了挑眉:“若是去戎城追杀我们的人是你,我们估计也不会出现在这里,可惜了。。。。。。”

话音一落,李三丫手中的铁珠就飞射了出去。

“小心!”

冷语大喊一声,然后飞快的避开了射来的铁珠。

刚躲闪开,还没来得及庆幸,冷语就感觉气血翻涌,心神震荡,一抬头,就看到那男老怪物正在飞快的张合着嘴唇。

声波功!

“撤!”

“所有人听令,不惜一切逃出去,去找门主,让门主为我们报仇!”

话音未落,铁珠破空的声音袭来,紧接着,一颗颗铁珠飞射而来,冷语避开了第二颗,第三颗,可在心神震荡下,没避开第四颗。

“咻!”

一颗铁珠,从冷语眉心射入,直接穿透了他的头颅。

九品高手都倒下了,更何况是八品武者。

不过片刻,所有人都倒地不起了。

“姐,应该没人了吧?”

李三丫蹙着眉头:“天罗门门主不在。”

李四郎:“反正天罗门的老巢都被我们端了,就算那门主回来了,也是光杆司令一个。”

李三丫点了点头,带着李四郎去了石山最底部。

“天啦,怎么这么多小孩?”

李四郎惊讶的看着被关在铁笼里的那几百个小孩。

“应该是被抓来的,天罗门想壮大下去,就离不开人手,这些小孩从小被当成预备杀手来进行训练。”

说完,李三丫就弹出了几颗铁珠,将所有铁笼都给打开了,然后就和李四郎躲在暗处,看着那些小孩子惊慌失措的逃走。

等所有小孩子都跑了,李三丫和李四郎才去了最里头的水牢。

水牢呈圆形,直径有十多米,白衣中年男人被铁链锁在水牢中央的石台上。

李三丫和李四郎没有进去,只是站在门边往里看。

白衣中年男人状态很不好,骨瘦嶙峋,裸露在外的手跟鸡爪似的,两条铁链直接从他肩上的琵琶骨穿过。

但他将自己打理得很整洁,可以看出,是个讲究人。

“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白衣中年男子觉察到了门外的动静,率先开口。

李三丫和李四郎对视了一眼,没有动。

白衣中年男子等了一会儿,见外头还是没动静,嘴角勾了勾,继续道:“怎么,我武功全废,又被铁链锁着,就这样,还不敢进来吗?”

听出这人是在引诱他们进去,李三丫沉思了一下,不想招惹额外的麻烦,当即决定带李四郎离开。

就在两人转身之际,中年男子又出声了:“你们门主出门访友去了,你们就算进来见了我,他也不会知道的。”

“怎么,你们就真的不想学我天波门的独门绝技——十面埋伏吗?”

天波门?

这又是什么门派?

十面埋伏,听上去好像跟音律有关。

是音波功吗?

李三丫看了看李四郎,犹豫了一下,最后打开了水牢门,神色警惕的站在了门边。

白衣中年男人面上露出得意的笑容,缓缓转过身看向牢门方向。

当看到两个小孩子站在门边,乐音有些愕然,半晌才找回声音:“你们是谁?”

李三丫反问:“你又是谁?”

乐音打量着两人,突然笑了:“看来天罗门是真的出事了。”

李三丫挑眉:“何以见得?”

乐音脸上的笑容越发深了:“天罗门要是不出事,你们两个能站在我面前吗?”

李三丫没说话,像是默认了。

乐音再次打量了一下两人:“你们当中有人会声波功?”

这话一出,乐音就看到小男娃双眼亮了亮,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看来刚刚他真的没有幻听。

“我是天波门门主。”

李四郎有些好奇:“天波门?干什么的?”

乐音笑道:“天波门的人擅长音律,和声波功一样,都是用声音杀人。不过,音波功借助于乐器,倒是比声波功更有优势一些。”

李四郎立马问道:“有什么优势呀?”

乐音:“声波功过于直接粗放,你一开口别人就知道了,但是音波功则不同,更加的内敛婉转,也更加的隐秘。”

说着,笑意满满的看着李四郎,“想学吗?”

李四郎有些心动,不由看向李三丫。

李三丫看着乐音:“你被关在这里,应该就是因为天罗门的人想学你们天波门的独门绝技吧?”

乐音没有否认,笑着点了点头。

李三丫:“看你的样子,天罗门的人并没有成功,你宁愿被他们如此关在这里也不愿意交出天波门的绝技,怎么会轻易的传授给我们?”

乐音笑了:“小娃娃你很聪明。”

说着,乐音面露怅然。

“我被关在这里十多年了,一身武功尽废,天罗门门主左广为了逼迫我交出十面埋伏,隔段时间就给过来逼迫我一番,我受尽折磨,身子骨早已不行了,如今已是油尽灯枯,时日无多了。”

“但是。。。。。。我还有大仇未报!”

说着,直视着李三丫和李四郎。

“想学我的绝技,总得告诉我你们是谁吧?”

李三丫看了看他:“我实话告诉你吧,我们是被天罗门的人抓进来的。”

乐音直接否定了:“不,你们不是。”说着,笑了笑,“你们应该不知道天罗门的人是如何训练小孩子的吧?”

“杀手嘛,自然是要杀人的,而且还得从小培养。你们要真是被抓来的,不会是现在这样的眼神。”

李三丫:“那应该是什么眼神?”

乐音脸色瞬间冷漠了起来:“嗜血、无情!”

李三丫沉默了一下,无奈道:“好吧,我承认了,我们不是天罗门抓来的,我们是跟着我们师父来的。”

乐音:“你们师父是谁?”

李三丫:“我师父是白月光。”指了指李四郎,“他师父是黑莲花。”

乐音蹙眉:“白月光、黑莲花,我怎么从未听说过这两人?”

李三丫失笑:“天下之大,你怎么可能事事都知道?”

乐音想想也是,笑道:“你们为何来这里?为何对付天罗门?”

李四郎抢答了这话:“天罗门的人作死,惹到了我们师父,然后就被我们师父给端了老巢。”

看着得意神气的李四郎,乐音眸光动了动。

若是小女娃的话,他还会有些怀疑,可这话是小男娃说的,他倒是信了几分。

没办法,小女娃比小男娃精明多了,别看还是个小孩子,她嘴里的话,他都分辨不出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想了想,乐音又问道:“你们是何门何派?”

李三丫随口就来一句:“暗香门的。”

乐音又皱起了眉头。

暗香门,没听说过啊。

难道是他被关之后才出现的小门派?

乐音的目光在李三丫和李四郎身上转了转,又看了一眼毫无动静的水牢外,继续问道:“要学天波门的独门绝技,得先拜我为师,你们愿意吗?”

视线直接投向李四郎,像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李四郎被这么看着,当即表示:“行,只要你教我们,我们就拜你为师。”

乐音笑了笑:“可是你们已经有师门了呀,再拜我为师,不怕你们师父不高兴?”

呃。。。。。。。

李四郎愣了,不由看向李三丫。

李三丫看乐音的眼神带了丝审视,这家伙看似问些无关紧要的问题,但隐约却是在打探他们的底细。

“我们师父心胸都很宽大的,不会不高兴的。”

乐音面上仍然带着浅笑:“拜师到底是大事,要不,你们把你们师父请过来,我亲自跟他们说,也免得他们误会了你们。”

李四郎连忙摇头:“不会的。”

李三丫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我们的事向来我们自己做主,师父他们不会过问的,反正他们是大的,你是小的。”

听到这话,乐音愣了愣,接着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几下。

大的,小的?

怎么说得像是跟娶妻妾一样了?!

乐音看着极不愿叫师父的两人,心中涌出一种不可思议的猜测,刚想在追问几句,就见小女娃抬手制止了他。

“停!”

李三丫总算发现哪里不对了,他们条件都还没谈好,怎么就说到拜师了呢?

“你教我们天波门绝技,条件是什么?你先说条件,我们看看能不能帮你达成,之后在说其他的。”

乐音:“帮我清理门户,我是中了我师弟的暗算,才被天罗门门主抓到的。”

李三丫:“只要杀了你师弟就可以?”

听着她那随意的口气,乐音沉默了:“我师弟是九品高手。”

李三丫表示道:“没问题。”

见小女娃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答应了,乐音心中有些不平静:“你们会自己动手,对吗?”

李四郎:“当然了。”说着,看向李三丫,李三丫也点了下头:“既然是我们学了你的绝技,自然是我们动手。”

好自信的两个娃娃!

天罗门的人该不会是死在他们手中吧?

乐音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到了,可是,也因这想法而振奋了起来。

若这两个孩子真的有这样的本事,他的仇指日可报。

“你们过来吧,我传授你们的音诀。”

李三丫:“我弟弟脑子笨,我一个人过来。”

乐音不置可否。

李三丫看了看乐音。

乐音的身体情况她已经用精神力探查过了,严重破损,就像个裂痕布满全身的瓷娃娃,她觉得,他这个身体连她一拳都接不过。

随即,李三丫身形一跃,踩着水面,就朝着石台飞去。

距离石台还有两三米的时候,乐音的手伸入了水中。

接着,数道水刃从他手中飞出,直直的朝着李三丫射去。

李三丫神色一震,在半空中急速旋身,飞快的避开水刃。

紧接着,第二道、第三道水刃袭来,都被李三丫快速避开了。

水刃虽没伤到她,可却惹恼了李三丫,只见她单脚踩在水面上,一脸气愤的和石台上的乐音对视了起来。

“噗~”

还没等李三丫发难,乐音就吐出一大口暗红色的血。

李三丫蹙了蹙眉,她相信自己的探查,这人就是强弩之末了,她有些不明白,这人为何要拼着一死对她出手?

看着波澜未起的水面,乐音笑了,看着李三丫:“好厉害的轻功。”

轻功是需要内力做支撑的,这小丫头到底出自何门何派,内力竟如此之深,踩在水上,竟没荡起一丝波纹!

闻言,李三丫神色一动。

这人是在试探她的身手!

乐音看着李三丫:“你上石台来吧。”见她不动,虚弱一笑,“不试试你们到底有没有真本事,我怎敢将天波门的绝技交给你们?”

“过来吧,刚刚那几下,已耗尽了我所有力气,现在的我,就像案板上的鱼肉,毫无反抗之力。”

李三丫这才飞身上到了石台上。

乐音气息已经有些不稳了,什么都没说,直接就将十面埋伏的音诀告诉了李三丫。

担心她记不住,反复重复了三遍。

“记住了吗?”

李三丫点了点头,然后飞快的重复了一遍。

乐音听后,神色一松,侧身跌趴在了石台上,吃力的抬起手指了指石台下面。

李三丫:“你在下面藏了东西?”

乐音点了点头。

李三丫用精神力一扫,就看到了石台底部嵌着一枚白色玉扳指。

大冷天的下水,李三丫是不愿意的,直接看向李四郎。

李四郎神色一顿,嘟了嘟嘴,然后不情不愿的跳进了水里,很快,就拿着白玉扳指上来了。

“这是天波门门主信物,现在是你们的了。”

说完这话,像是耗光了乐音所有力气,只见他直接仰面躺在了石台上,再也无力支撑身子坐起。

李三丫见了:“我们把你带出去吧?”

乐音看了看身上的铁链,苦笑的摇了摇头:“我出不去。。。。。。”

话还没说完,就见李四郎将铁链头从墙上拔了出来。

乐音身上的铁链不好取,可钉在墙上的铁链,只要力气够大,还是能拔出来的。

“走吧,我背你出去。”

李四郎将白玉扳指给了李三丫,然后就将乐音背起,李三丫则是提着重重铁链,跟在后头。

。。。。。。

乐音死了,死在了晨曦初升的早晨,他说他喜欢山水,李三丫和李四郎就将他埋在了普罗山一处有山有水的峡谷里。

他并没有让他们拜他为师,可是,得了他的音诀,收了他的扳指,虽不算师徒,但姐弟两还是在他坟前磕了三个头。

“放心,答应你的事,我们一定办到。”

之后,李三丫和李四郎又回了一趟天罗门,将他们收刮的金银珠宝搬到了一处山洞藏起来,然后就离开了。

小说《武门小贵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