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小说《精品全篇武门小贵女》李三丫李四郎精彩试读_李三丫李四郎全文免费阅读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李三丫”创作的《武门小贵女》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  对于生于末世的双系强者时柳来说,既然胎穿到了边关,那就学点武术防防身吧。……

点击阅读全文

武侠修真武门小贵女》是作者“李三丫”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李三丫李四郎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

武门小贵女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戎城南城牙行,商老九面色抽搐的看着眼前这,全身上下裹得跟粽子似的,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头的两个孩子。

大冬天的,他一点都不想接客,奈何眼前这两个孩子小是小,可出手却阔气得很,一进门,就往桌上砸了一锭十两的银元宝。

商老九看着银元宝有些心动,伸出手刚想将银元宝拿到手中,就见一只戴着棉手套的手按住了银元宝。

“老板,这银子你还拿不得。”

“两位小客官,你们想办什么事呀?”

“我们想更换户籍,你有门路吗?”

“更换户籍?!嘶,这事可不好办,就算能办下来,花费也不小啊。”

“银子的事不是事,我们是军户,想变更为普通民。。。。。。。”

李三丫的话还没说完,商老九就出声打断了:“你们是军户?两个客官你们请吧,我这里接待不了你们。”

说着,就要往外撵李三丫和李四郎。

“为什么?你刚刚明明说能办的?”李三丫和李四郎懒着不走。

商老九有些恼火:“那是因为我不知道你们是军户呀,军户户籍的管理是最严的了,我这里真没门路。”

李四郎来了一句:“我们有银子,不差钱。”

商老九:“你们就算有再多的银子,我也办不了,要是太平年间,你们死劲砸银子,兴许还有那么点机会,但是。。。。。。”

“现在是什么情况,大楚和北燕正在打仗啊,这些年死了那么多将士,听说军营里特别缺人,别说军户了,搞不好日后就是普通民户,也得服兵役了。”

“这个时候,你们还想更改军户户籍,想什么呢?”

李三丫蹙了蹙眉:“老板,更改军户户籍可能是不怎么容易,但是我就不相信,会一点路子都没有?”

说着,又摸出一锭银子放在了桌子上。

商老九看着银元宝,很是眼热,但最后还是摇了摇头:“真不是我和银子过不去,真办不了。”

李三丫不信:“难道就没有军户变更户籍成功的?”

商老九往门外看了眼,然后才压低嗓子说道:“有啊,但那是在以前。新任总督来了后,大力整顿了都护府,现在没人敢顶风作案。”

说着,打量了一下李三丫和李四郎。

“你们两个。。。。。。。家里是军户吧?”

姐弟两没说话。

商老九也不在意他们的态度,笑着道:“你们两个肯定是背着家人跑出来的吧?要不然,也不会这般冒失的跑来找我,说什么更换户籍的事。”

见姐弟两眼中带着疑惑,还是好心的给他们解释了一下。

“既是军户,那家里肯定有军丁上了战场,上了战场的军丁是更改不了户籍的。”

李三丫:“为什么?”

商老九失笑:“为什么?要是战场上的军丁都可以随意离开,那你让其他留下的军丁怎么想?这不是动摇军心吗?”

李三丫还是有些不甘:“老板,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商老九很是干脆的摇了摇头:“除非朝廷特赦,否则没有办法。好了,大冬天的,你们两个小娃娃跑出来也不嫌冷,快回家吧。”

李三丫和李四郎郁闷的走出牙行。

“姐,现在怎么办?”

李三丫知道变更军户户籍不容易,可没想到这么难,这时她也没法子了。

看着牙行对面的衙门,李三丫有些郁闷。

现在他们手里不缺银子,可是。。。。。。在这等级森严的古代,不是有银子就能办成事的,还得有身份地位。

他们求爷爷告奶奶办不成的事,别人一句话就能解决。

“走吧,先回家,我们都出来半个多月了,再不回去,娘和姐又该担心了。”

当天姐弟两就离开了戎城。

两人刚走没多久,天罗门老巢被端一事就被人发现了,并迅速发酵,传遍了西北各大势力。

这事引起了多大的轰动,李三丫和李四郎全然不知,两人正全速朝天岭屯赶。

“姐,我的轻功又精进了,你看,我现在也能做到踏雪无痕了。”

李三丫看着志得意满的李四郎,不想他太飘:“可是你的速度还不行啊。”说着,一加速,眨眼就甩开了李四郎一大截。

李四郎见了,又郁闷了,连忙追赶上去:“姐,你就不能让让我吗?”

“你的敌人会让你吗?”

“姐,你怎么往天山去了?”

“我们先去天池峰取琴和笛子。”没想到便宜徒弟送来的古琴和玉笛居然有派上用场的一天,幸好之前她没拿去卖了。

等到李三丫和李四郎回到天岭屯的时候,已经是十月末了。

姐弟两刚回军屯,经过屯口的时候,又见屯里的人用异样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人心里都忍不住咯噔了一下。

上一次家里出事,他们就是这样看着他们的,难道家里又出事了?

李三丫和李四郎面色都变了,急切的问着最近的人。

“二大爷,我们家出事了?”

“三丫、四郎,你们别急,不是特别大的事,就是你哥受伤了,被人抬回来了。。。。。。”

话还没说完,姐弟两就没了踪影。

。。。。。。

自从李三丫一家住过来后,叶默住处就被扩建了,以前只有一间屋子,现在有五间房,院子也扩大了很多。

“娘!”

“二姐!”

还没靠近,李四郎洪亮的声音就传进了院子里。

厨房中,正在熬药的李二丫立马跑了出去,刚打开院门,李三丫和李四郎就到了:“你们怎么才回来?”

“姐,哥怎么了?”

李三丫和李四郎着急的问道。

李二丫边带着两人进屋,边说道:“军营里的大夫看过了,哥被打断了三根肋骨,内脏有些出血,不过你们别着急,现在哥的病情已经稳住的,只要在家好好养着就是了。”

李三丫一听这么严重,三步并两步进了屋子,然后就看到了面无血色躺在炕上的李三郎。

“回来了?”

李三郎此刻还很虚弱,声音有些小。

李四郎见了,立马跑了过去,红着眼眶想去摸李三郎,但又怕弄疼他,只能手足无措的站在炕边:“哥,你怎么伤得这么重?”

李三丫沉着脸走了过来:“呼延家的人干的?”

李三郎摇了摇头:“不清楚,那人身手很好,我避不开他的攻击,要不是庄将军和爹及时赶到,我现在怕是已经没命了。”

“那人应该是个九品高手,为了救我,庄将军和爹都受了些伤。”见李三丫和李四郎面露着急,又赶紧道:“放心,爹没事,只是受了点皮外伤。”

李三丫没在多问,抓起李三郎的手腕把起了脉来,同时,外放出精神力,将李三郎探查了一遍。

“哥,你好好养着,不会有事的。”

李三郎之前就不怎么担心,自从服用了小妹熬制的汤药后,他就明显感觉到身体强了很多,一些小伤小病,就算不吃药,也能快速自愈。

哪怕这次伤得有些重,他也很心宽。

如今小妹回来了,他就更不担心身上的伤了。

要知道,小妹可是天池老人的徒弟。

李三丫回来后,李三郎的病就由她接手了,除了按时服药,每晚她还会给李三郎行一遍针灸。

在银针刺入穴位,治疗异能便顺着银针涌入李三郎身体,悄无声息的帮他修复身体。

别人肋骨断裂,怎么也要卧床趟个两三个月,可是到了李三郎这里,半个多月后,他就能起身下地活动了。

“哥,你怎么起来了?”

李二丫见李三郎下地,脸上全是不认同。

李三郎笑着动了动胳膊腿:“我好得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了,三丫不是说了吗,让你养足三个月,别急着回叠岭关,战场上那么危险,你就安心在家待着吧。”

李二丫一脸坚持的扶着李三郎重新躺上炕:“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才多久呀,好好躺着。”

李三郎知道大妹是在关心自己,无奈一笑,随即看了看窗外的天色:“三丫和四郎怎么还没回来?”

今天,李三丫和李四郎去了叠岭关,给李长森送些吃食和伤药。

李二丫也有些担心:“按他们的脚程,早该回来了,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李三郎沉默了一下:“别瞎想,应该是爹那边耽误了。”以三丫、四郎那身轻功,就算遇到了什么意外,也难有人拦得住他们。

一直到天黑了,李三丫和李四郎才回来。

看着两人都皱着眉头,李三郎和李二丫都有些着急:“怎么了,爹出事了?”

李四郎摇了摇头:“没有,我们等了一天,压根就没见到爹。”

李三郎皱眉:“怎么会这样?难道今天又有战事?”

李三丫看着李三郎:“怪就怪在这里,今天并没有战事,爹怎么就没时间见我们了?”

李三郎安抚了一下弟弟妹妹:“你们也别着急,可能是爹有事抽不开身吧。”

李三丫点了点头,两天后,又带着李四郎去了一趟叠岭关,可是还是没见到李长森。

回家后,李三丫就对李三郎说:“哥,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李三郎面色一正:“怎么了?”

李三丫拧着眉头:“爹可能出事了,今天我在叠岭关看到爹手下的副队长了,他看我的眼神让我有些心慌。”

听她这么一说,李三郎也没法淡定了:“我明天就回叠岭关。”

这事,兄妹四人都没敢告诉金月娥,好在金月娥在驿站当差,在家的时间不多,也就没发现什么异样。

第二天一早,李三郎就带着弟弟妹妹来了叠岭关。

“你们在城外等我,一有爹的消息,我就出来告诉你们。”

李三郎进城后,就直接去了前锋营,转了一圈,既没找到李长森,也没打探到任何消息。

沉默了片刻,李三郎直奔千夫长营帐。

看到李三郎,千夫长很是诧异:“你的伤好了?”

李三郎没正面回答,而是直接问李长森的下落:“大人,我爹去哪了?”

提起李长森,千夫长顿时就沉默了起来。

见他这样,李三郎心头更慌了:“难道我爹出事了?”

千夫长犹豫了一下,起身道:“你跟我去见庄将军吧。”

闻言,李三郎心中一沉。

他爹只是一个小队长,哪里就能惊动庄将军了呢?

难道爹真的出事了?

李三郎面色瞬间白了,尤其是想到那在战场上对他出手的九品高手,瞬间脑补了李长森被虐杀的各种画面。

等到了庄玉堂营帐时,李三郎已经自己把自己吓得面无血色了。

只是他这幅样子,落到庄玉堂眼中,就是伤势未愈,强撑着过来打探李长森的消息了。

“你爹。。。。。。现在应该还没事。”

李三郎立马抓住了庄玉堂话中的漏洞:“现在没事,那以后呢?以后会出事?”

庄玉堂沉默了一下,挥手示意左右退下,然后才说道:“前段时间,北燕有停战的迹象,这事你知道吧?”

李三郎点了点头。

庄玉堂:“可是,就在半个月前,北燕军又开始频频挑起战事了。”

李三郎不明白这和他爹有什么关系,但他不敢打断庄玉堂,只能按压下心中的着急,静静的听着。

庄玉堂面色不是很好:“这事太奇怪了,总督大人派出不少人去打探,这才知道,北燕前段时间的消停,是因为粮仓不支了。”

“可是,半个多月前,北燕军不知从哪里又拉来了一批粮草,补足了粮草的缺,然后又开始疯狂叫嚣了起来。”

“他们的粮草是补足了,可是我们。。。。。。我们却没有粮草可补。”

“这些年和北燕作战,国库早就掏空了,现在根本拿不出粮草支撑战事的持续,所以。。。。。。”

庄玉堂看向李三郎:“所以,为了迫使北燕停战,北燕那批粮草必须毁掉。”

听到这话,李三郎瞬间明白李长森去干什么了:“我爹。。。。。。”

庄玉堂:“总督大人在上报了朝廷之后,亲自挑选了一批身手不错的将士,组建了一支火烧北燕粮草的小队,你爹主动报名参加了。”

“所有参加这次行动的人,都可以提一个条件,你爹的条件是,只要能烧毁北燕军的粮草,就变更你们家的军户户籍。”

李三郎身子晃了晃,有些站立不稳。

粮草。。。。。。军队的粮草是何等重要,北燕军肯定会派重兵把守,要想烧毁何其艰难!

他爹这一去,还能回来吗?

庄玉堂看了看李三郎,也不知该如何安慰:“你伤势还没好,回家好好养着吧。”说完,就叫人进来带李三郎离开。

城门口,李三丫三个看到李三郎手脚虚浮的走出来,心一下就提到了嗓子眼。

“哥,爹没事,对吗?”

看着巴巴看着自己的三个弟妹,李三郎面上难掩痛苦,颤抖着声音,将李长森要去烧毁北燕军军粮的事说了出来。

李二丫和李四郎面色大变,李三丫也是一脸凝重。

为了更改户籍,她爹这是加入了敢死队啊!

军队粮仓肯定是在北燕大军大后方,她爹去了,还能回得来吗?

小说《武门小贵女》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

上一篇 2023年10月4日 am6:09
下一篇 2023年10月4日 am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