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礼礼褚景知(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短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 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短篇小说(褚景知关礼礼)最新章节列表

《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主角关礼礼褚景知,是小说写手“骑着猫的小鱼干”所写。精彩内容:(真假千金 玄学打脸,CP感情线弱)被关家扫地出门后,关礼礼摇身一变成了身价千亿的真千金。关家人后悔了,仗着养育之恩,要姜家一半身家做报答。关礼礼冷笑一声,一道真言符,直接揭穿关家人的丑恶嘴脸。渣男想回头纠缠,关礼礼抬手就让他夜夜见“祖宗”。堂兄堂妹看不上她,觉得她丢人。结果,宋家当家找上了门,“只要姜大师愿意出手救我女儿,条件随便提!”一向和姜家有旧怨的徐家舔着脸登门,“过去都是小弟不懂事,只要姜大师肯帮忙,以后姜总是我哥!”后来,连一向怼天怼地的堂弟也成了她的跟屁虫,“这是我唯一的姐!谁敢骂她,我骂他全家!”回过神的姜家人才知道,他们以为的小可怜居然是个真玄门大佬。驱邪,画符,救人,还要追金大腿。关礼礼表示,“我好忙。”褚·金大腿·景知主动分担压力:“不用追,已经是你的了。”...

点击阅读全文

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

现代言情《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由网络作家“骑着猫的小鱼干”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关礼礼褚景知,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姜家大小姐的养父母,那不就是姜家的恩人嘛。姜家的恩人,那必须也得交好啊。关保成哪怕不看周围,也感受到周围瞬间友好的视线,心下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却不见,一旁的姜禹城在听到他的话时瞬间沉下的脸色...

热门章节免费阅读


关保成一句话,直接点明了他和姜礼礼的关系。
他的声音不大,却叫周围的宾客听得清清楚楚,再看向关保成的目光时瞬间多了几分客气与热切。
姜家大小姐的养父母,那不就是姜家的恩人嘛。
姜家的恩人,那必须也得交好啊。
关保成哪怕不看周围,也感受到周围瞬间友好的视线,心下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
却不见,一旁的姜禹城在听到他的话时瞬间沉下的脸色。
刚才注意到关家的人时候他就想着要让保安悄悄地把人给请出去,结果还没等他安排,这人竟是直接凑上来的。
都是生意场上摸爬打滚过来的,对方是什么心思,又是打的什么主意,这会儿一个照面就已经清清楚楚。
姜老爷子面色不改,脸上依旧挂着笑,乍眼看去的时候只会让人觉得这老爷子十分和气好说话。
“原来是礼礼的养父母啊,说起来礼礼这些年多亏你们照顾了。”
“哪里的话,姜老实在太客气了,如果早知道礼礼是姜家的孩子,我们肯定早早就把人送回来了。”
“哦?”姜老一副好脾气地抬了抬眸,忽然转向一旁的姜禹城,
“关家养大了礼礼,就算是我们家的贵客,老大,你把人带去楼上好好招待一下,可别失了礼数。”
姜禹城早就想把关家人弄出去了,闻言立即上前,关保成哪里听不懂姜老爷子那话里的意思。
要是跟着去了楼上,他还怎么借着宾客跟姜家讨要好处?
忙不迭开口道,“说起来,关氏前几天原本跟姜海集团刚确定了合作,我知道这姜老肯定是看在礼礼的份上想要拉拔我们一把,我今天过来也是为了专门表示感激,两家谈合作,底下人要是有什么做得不好的,还请姜海集团这边海涵。”
关保成自然知道这样的场合不能真的下了姜家的脸面,所以他只说两家确定了合作,却没说姜家又单方面取消了合作,同时又给了个姜家先前取消合作的借口,言下之意,
姜总之所以取消了之前的合作是因为底下人做得不好,既然现在说开了,咱们的合作还是继续吧。
姜禹城哪里不知道关保成的意思,无非就是仗着今天这样的场合想把关家和姜家彻底捆绑在一起。
周围宾客都瞧着,哪怕最终姜海集团不再和关氏合作,也总有想要和姜家交好的集团朝关氏伸出橄榄枝。
姜禹城可不会惯这样的臭毛病。
当下沉声开口,“关总说笑了,姜海集团和关氏的合作早就取消,至于为什么,我想关总夫人和令嫒清楚内情。”
关保成没想到这个姜禹城这么不客气,又听到他提及白淑琴和关蕊蕊,心下对妻女骂了又骂,面上却还是装出一副惶恐惊讶的表情,恳切道,
“姜总,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我是真的很有诚意希望和姜海集团合作的。”
说着,又看向一旁一直一言不发的姜礼礼。
“礼礼,你也替爸爸说句话啊。”
姜禹城见他还要牵扯礼礼,当下脸色微沉,径自拦在礼礼身前,“关总,礼礼是我女儿。”
一旁的白淑琴见状也忍不住出声,“礼礼,我们家养大你不容易,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一句两句,完全是将姜礼礼架在火上烤。
毕竟这可是将她养大成人的关家,都说生恩不及养恩大,如果姜礼礼敢在这样的场合表现出半点对关家的冷漠,那她今后在圈子里的名声必定全毁。
毕竟,谁会喜欢一个认了亲爹就将养父母其如敝履的人呢?
关蕊蕊早就等着这一刻,只是没想到爸爸的反应比她还要迅速,当即也凑上前来,一脸哀求,
“姐姐,爸妈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女儿,你不能有了亲爸就不管我们了啊。”
眼见着厅内所有宾客的目光都转到这边,白淑琴更是直接哽咽出声,“我知道你认回了亲生的家人,可我跟保成和蕊蕊也是你的家人啊。我自认从小到大没让你受过什么委屈,你现在怎么就成了这样?”
关家三口你一言我一语,周围原本听着的宾客都开始小声议论起来,老狐狸们都默契地保持沉默,但一些比较有正义感的小辈已经对姜礼礼没了初见的好感,甚至忍不住出声谴责,
“就算是被认回姜家,关家到底将你养大,姜小姐这样对养父母不觉得不应该么!”
“我瞧着关总一家也是有脸面的人家,姜小姐倒是不至于这样避之唯恐不及。”
姜禹城脸色难看,刚要开口驳斥,手臂却忽然被人拉了一下。
却是姜礼礼将他往后拉了拉,径自走出,那精致清绝的脸上却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只是淡淡扫过刚才谴责的几人,而后杏眸浅浅转向关家三口。
忽然一言不发地开始脱下右手的袖套。
众人心中莫名,就见姜礼礼摘下袖套后,抬起那白腻细弱的胳膊,却见那细腻如洁的大臂处,有一道明显的伤疤。
姜礼礼看着白淑琴,冷声道,
“七岁那年,关蕊蕊不小心落水,关太太赶到后,见我安然无恙站在岸边,便一把将我推下水,因为你的女儿受了罪,我也应该受一份,这道疤是当时你推我下水时被岸边的石头划破胳膊留下的,这事你应该记得。”
听到这话,姜家人几乎是刷的一下将视线狠狠扫向白淑琴,厅内宾客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甚至不明白这个逻辑。
白淑琴眸色微闪,却强作镇定,“那、那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下去的,怎么还说是我推的呢?”
姜礼礼也不慌,又接着道,“十岁那年,关蕊蕊受伤住院需要输血,医院里明明有足够的血液库存,你却拉着护士非让她抽我的血给关蕊蕊,你说因为我们是姐妹,她用我的血能好得更快。”
宾客们:???
这又是什么奇葩逻辑?
小学生都知道,输血只要是同样血型的就行。
众人觉得这位关太太或许有什么常识性认知障碍。
姜禹城却已听得愤怒异常,毕竟这些事,哪怕调查也不会知晓。
而姜礼礼的下一句话,更叫众人直接懵在当场。
“小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关蕊蕊每次倒霉出事,你都会让我经历同样的倒霉,或者要求贴身照顾她,后来我才知道,因为关蕊蕊天生命格孱弱,自带灾厄,你们养我,不过是因为看中我的命格,想用我的命格,来给关蕊蕊挡厄罢了。”

小说《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