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韵徐斌(精品选集以我深情祭岁月)免费阅读无弹窗_精品选集以我深情祭岁月徐斌高韵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以徐斌高韵为主角的现代言情《以我深情祭岁月》,是由网文大神“猫小晕”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半年前,我三岁多的女儿夭折了。她被我外出打牌的婆婆反锁在家里,一个人从八楼堕了下去。从那一天起,我的生命里再也没有了光。直到后来,拨开血淋淋的真相,我得到了一个不能倒下,不能颓废的理由。为了给心爱的女儿报仇,为了让罪魁祸首付出代价,我必须咬牙走下去……...

点击阅读全文

《以我深情祭岁月》是由作者“猫小晕”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我以为你……不回来了。”徐斌的眼神有点躲闪。鲜红的血丝透着疲惫,让我以为他可能只是累得眼神涣散了。我摇摇头:“没有,我没生气...

以我深情祭岁月

阅读精彩章节


我买的情趣内衣,装在一个手提袋里,应该是落在了陈望的车上!

我想打个电话叫他等一下,却又觉得很不妥。

这样是不是会给人一种非常迫切的错觉,好像我今天晚上就要派上用场一样。

算了,明天去单位还要再见面的。

我想,以陈望的性格和情商,说不定明天一早,那东西会神不知鬼不觉地被塞进我的办公桌里。

走出电梯,我轻手轻脚开门。

这个时间点,陶静和小宝应该已经睡了。

“你回来了?”

门一开,我惊讶地看见徐斌站在玄关,看样子好像是听到开门声后匆匆走出来的。

“嗯。”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

徐斌的眼神有点躲闪。鲜红的血丝透着疲惫,让我以为他可能只是累得眼神涣散了。

我摇摇头:“没有,我没生气。只是在外面走走。”

“哦,我见你这会儿还没回来,刚想给蓝瑶打电话问问。”

我的朋友不多,跟徐斌和于秀闹别扭的时候,我不是睡单位宿舍就是去闺蜜蓝瑶那。

徐斌习以为常了,他帮我拿下提包,并问我:“饿么?要不要吃点东西?”

我摇摇头:“不饿。”

手臂上的针孔还在酸胀发痛,晕针带给我的不适感还有后劲。

我有点累,想休息了。

“高教授回来了?”

这时候,陶静从儿童房里走出来,跟我打了声招呼。

现在已经快凌晨一点了,她还没有换睡衣,徐斌也是。

“哦,回来了。”我有点奇怪:“你们怎么都没睡?”

陶静勾着唇,轻笑着说:“徐主任这不是刚回来了么?我起来做点宵夜。”

徐斌也赶紧说:“高韵,锅里还有不少打卤面,你也吃点?”

还没等我开口,陶静先一步道:“高教授不爱吃番茄,要不我重新下一锅吧。”

“不用了。”

我挥挥手,若有所思地看了陶静一眼:“谁说我不爱吃?我今天就想吃番茄打卤面。”

可能是我说话的口吻有些硬,客厅里的气氛瞬间僵得厉害。

陶静涨得满脸通红,直咬嘴唇。

徐斌赶紧说:“哦,好好,我给你盛去。”

“老徐。”

我叫住屁颠屁颠的徐斌:“你不是刚回来么?累不累?赶紧去洗澡休息,这点事叫小陶来做就行了。”

我看了陶静一眼,提步从她肩侧擦身而过。

一边往洗卧室走,一边说:“另外我还要两个水卧荷包蛋。蛋白不要太老,蛋黄要溏心的。”

“高韵……”

徐斌轻轻叫了我一声,我没理。

于是他跟着我进屋,对我说:“高韵,我妈今天跟我视频里说的那些话,你心里不舒服也是人之常情。但你也知道,她就那样的人。你不爽,跟我撒气也撒过了。何必难为人家小静呢?”

我转过身,不可思议地看着徐斌:“我难为她?我叫家里的保姆帮我下一碗带荷包蛋的番茄面,叫难为她?”

“高韵你别这样,”徐斌按住我的肩膀,这据理力争的样子,简直让我倍觉陌生:“小静是来当育儿嫂的。人家做家务是情份,不做是本份。”

闻言,我不禁冷笑:“那你呢?茴香肉吃得挺自在,宵夜便当顿顿不重样。所以当初雇她过来,只是为了服务男主人和小少爷的?”

徐斌皱紧眉头:“高韵,你现在怎么这样啊?阴阳怪气的干什么?小静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她——”

“我阴阳怪气,还是某些人心怀鬼胎?”

我不客气地打断了徐斌的话,我说,“徐斌你有种过去问问她,今天我在小区院子里,看到她教小宝什么,你知道么?她让孩子叫她妈妈!”

“那又怎样啊?小宝无父无母,给谁当儿子不是当。你又不喜欢他,小静带他带出感情了,叫两句妈也正常。”

我以为徐斌会跟我一样震惊,却没想到,他堂堂一个高知分子医学博士,竟然能说出市井世俗一样胡搅蛮缠的歪理邪说!

“你居然觉得正常?”

我简直无语到极致了:“我是孩子的养母,你是孩子的养父。她让孩子叫她妈那我们两个算什么!”

“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高韵。”

徐斌重重叹了口气,同时松开了我的肩膀:“我跟你说不通,真的。小宝的到来,是为了让这个破裂的家重新回到以前的样子。不是为了徒增莫名其妙的争吵。”

“你觉得我们还能回到以前?”

我的眼眶发紧,心脏抽搐。

我说:“丫丫已经没了。你妈从外面弄来一个来路不明的孩子,鬼知道她安的什么心!”

“那你还想让她怎么样!”

徐斌突然提高嗓音冲我吼,“丫丫已经没了,难道你要她自己生一个孩子出来赔给你么!还是说,只要她一天不死,你就一天过不去这个坎!”

隔壁的小宝被吵醒,哇哇哭起来。

我和徐斌打开卧室门,看到陶静从厨房冲出来,嘴里一路念叨着:“小宝没事,小宝不哭!妈——”

过来时,她看到我和徐斌站在门口,立刻改口道:“阿姨来抱抱”。

我心里像被什么狠狠扎了一下,走过去,抢在了陶静身前。

我说:“我来吧。”

陶静愣了一下,脸上露出有点尴尬的笑容:“没事的高教授,我来吧。小宝认人,你不常搭手,不知道怎么弄——”

“我又不是没生过孩子。”

没给陶静再说下去的机会,我径自来到儿童床边,俯下身抱起了正坐在床里嚎啕的男孩。

这是三个多星期以来,我第一真正意义上地与小宝互动。

结果并不太顺利,十五六个月的孩子很认人。

他对我不熟悉,充满了抗拒和警惕。

我越是安抚,他哭得越厉害。

陶静几次想上来插手,却被我坚持拒绝。

我看到陶静的眼圈似乎有点红了,急得一个劲看徐斌。

徐斌很为难,过来跟我说:“高韵,算了,交给小静吧。等会儿哭哑了。”

我看了徐斌一眼:“她也不过只带了孩子三个礼拜而已,谁说就一定最跟她?”

我抱着小宝,用以前哄过丫丫的那些摇篮曲安抚着他。

十几分钟后,也不知道小宝是哭累了,还是感受得到我身上从来未曾泯灭消散的母性。

他趴在我的肩膀上,沉沉睡着了。

我把孩子小心翼翼地放回婴儿床上,盖好被子,关上台灯。

徐斌已经在浴室洗澡了,陶静还在厨房里帮我准备番茄面。

我轻手轻脚走过去,想跟她解释一句我并不是有意想针对她。

然后,我就看到陶静正在往锅里吐口水。

小说《以我深情祭岁月》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