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集阅读折辱小说(姜南陆宴)全文免费阅读_陆宴姜南全集阅读折辱小说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折辱》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半糖波妞”,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姜南怎么也没想到。她父亲居然要把她卖去做乳娘。未经生育的身体硬生生的被催熟,落下了奇怪的毛病。白天做保姆,晚上做姆妈。亲戚朋友瞧不起她,同事仇敌轻贱她。就连被她伺候的大少爷,也三天两头的撵她走。好!走就走!老娘不伺候了!姜南忍无可忍,终于找到了治病的方子,潇洒离开。大少爷却后悔了,俯首拦住她。含糊不清的求她,“南南别治了,这毛病也挺好的。”不吃药,我每晚回来帮你治……...

点击阅读全文

《折辱》是网络作者“半糖波妞”创作的现代言情,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姜南陆宴,详情概述:姜南觉得自己有时候挺有本事的,总能把脾气这么冷淡的人逼得抓狂。也越来越不要脸了,现在都能这么自然的在陆宴面前脱内衣了。她找到之前用过的药,在之前的淤青上,还有昨晚被他咬出来的伤口上涂抹,按揉。很快,那种异样的感觉又出现了...

折辱

阅读精彩章节

“胸疼。”

姜南抬眸看着他,眼睛湿漉漉的,看上去十分可怜。

“被你咬过的地方疼。”

提及被他咬过的地方,陆宴的牙尖上仿佛又出现了那股柔软馨香的触感,又滑又软的,让人恨不得整个吞下。

想起那晚自己失控的场面,陆宴的身体就绷紧了许多,耳根也红了一些。

再凶她的时候,气场都弱了几分。

“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不管用。”

姜南看着他冷漠无情的样子,很委屈的点头,“嗯,那我自己去上药。

不麻烦大少爷帮我了。”

说着,就去了沙发那边。

旁若无人的开始脱衣服。

很快,一抹雪色在陆宴的眼前掠过。

陆宴脸色苍白了一些,立刻摔门去了书房。

看上去挺生气的。

姜南觉得自己有时候挺有本事的,总能把脾气这么冷淡的人逼得抓狂。

也越来越不要脸了,现在都能这么自然的在陆宴面前脱内衣了。

她找到之前用过的药,在之前的淤青上,还有昨晚被他咬出来的伤口上涂抹,按揉。

很快,那种异样的感觉又出现了。

让她觉得难堪、不耻……难道她一辈子都要这样吗?

被揉药的伤口疼,下面也有着异样的难受。

姜南的身上很快就出一层冷汗,疼得快要昏厥过去。

她想找陆宴帮忙了,有他帮忙,那种欢愉的感觉,会盖过疼痛。

但是……想起自己曾经两次磨着他到达极点,姜南就羞愧的想死。

大少爷好容易对她印象好点了,愿意为她出头举报郭杰,还给她买衣服,愿意资助她重新回学校读书。

她不能恩将仇报,继续拿这种事恶心他。

姜南苦苦忍着,最后难受的抓过沙发上的抱枕……-陆宴在书房工作,渐渐听到外面传来女人细碎的低吟。

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开门出去,想要训斥她时,却一下愣住了。

姜南难受的在沙发上扭动着,面色潮红,目光迷离。

身上的衣服被她扭的已经快遮不住了,白皙的皮肤在日光下被照得苍白,仿若透明……“姜南,你在做什么!”

明亮整洁的客厅,活色生香的皑皑雪色。

陆宴被这一幕刺激的发懵,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意识,立刻开口呵斥她。

听到陆宴的声音,姜南下意识的抬眸望去。

一个衣不蔽体的躺在沙发上,一个浑身紧绷的站在不远处。

目光对视间,姜南一阵酥麻。

脑海中白光乍现,浑身瘫软的倒在沙发上……意识渐渐清明以后,立刻惊慌的将衣服扯下、盖好。

“对不起,大少爷,我刚才……”解释的话还没说出口,她愣住了,目光顿在了陆宴身下。

回家后,他换了一身柔软的家居服。

灰色的长裤很宽松……原来大少爷也不是真的冷淡,他也会……姜南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直到浴室的门被摔上。

姜南才吓得回神,小脸烧得通红,整个人像是刚在沸水里滚过一般,晕晕乎乎的。

她那个的时候被大少爷撞见了。

大少爷对她……那个了。

这两件事,无论是哪一件,都让姜南感到炸裂、头疼。

不行,不能再这样继续下去了。

大少爷帮她买内衣,帮她出头惩治郭杰,还想资助她重新回学校读书。

他对她这么好,她怎么能在他面前继续做这样不堪的事情恶心他?

想了想,姜南立刻开门出去,打算去买她之前不确定要不要买的东西……-浴室里,冰冷的凉水从陆宴宽阔结实的肩膀上流下,滑过他呼吸起伏的紧实腹肌……但是体内依旧躁动着,好像有股无形的火山,在身体里积蓄、爆发。

他烦躁的给自己冲了冷水澡,不愿承认自己会对一个小保姆有非分之想。

但是到了半夜,那一幕幕活色生香的画面,始终在他的梦境里挥之不去。

姜南躺在沙发上的那一幕……甚至是她的声音,都化作实质般的萦绕在他身边……他忍不住放纵自己,逼她溢出破碎的细喘低吟。

“大少爷,甜吗?”

当他埋首,奔赴极乐时。

她清甜带笑的声音让他瞬间恢复了理智。

陆宴一身冷汗的从睡梦中惊醒,衣裤上居然有……他刚才,居然在梦里和姜南……小臂结实的胳膊轻轻压在额前潮湿的头发上,陆宴失神的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有迷茫,更多的是对自己的厌弃。

他憎恶情欲,以前甚至都没有自我纾解过,刚才居然在梦里……陆宴,你就这么急色吗?

居然对一个小保姆起了心思。

想起姜南,陆宴突然觉得自己很罪恶。

-而此时,睡在外面沙发上的姜南也是一夜无眠。

手里在摆弄着一个小型的电棒。

是她刚才下楼买的。

她在网上搜过,只有这样可以戒欲。

下次要是还是控制不住,她就用这个来分散注意力。

以后在大少爷面前一定要做个正常矜持的女人,不能再被他瞧不起了。

决定好以后,姜南把电击棒偷偷藏在沙发下面。

刚准备睡觉,就接到了她母亲方芸的电话。

看着来电联系人,姜南本能的觉得后背发毛,害怕接她的电话。

上次她妈妈打电话给她,她被骗回家泡药,被迫休学,成了一个喜欢发浪流奶的贱货。

这次,她又想干什么?

姜南靠在沙发上,身体僵硬的握着手机。

看着来电显示的界面,希望它能自己熄掉,这样自己就可以不用面对了。

但是一次没打通。

那头又急急忙忙的打了第二遍。

催命似的,好像发生了什么急事。

姜南怕外婆出事,这才立刻接通。

一接通,电话那头就传来方芸着急的声音,“南南,你明天带大少爷回老宅一趟好不好?

你妈妈要被柳婶送去坐牢了!”

 

小说《折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