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小说畅销巨作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兰儿苏梦棠)精选章节阅读-畅销巨作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兰儿苏梦棠

最具实力派作家“兰儿”又一新作《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兰儿苏梦棠,小说简介:【假太监】 【全员火葬场】 【哥哥火葬场】 【绝不原谅】前世,苏梦棠是全盛京最娇贵的女郎,却因一个庶女,死在了至亲兄长和青梅竹马的未婚夫手上。他们夺走她的一切,毁了她的人生,踩着她如烂泥捧着庶女成为耀眼的骄阳,而她却毁容断腿,被囚于废院多年活活遭人勒死。重生后,梦棠再也不要当那踏脚石。冷漠偏心的兄长,她不要。爱慕白莲的表哥,她断亲。三心二意的未婚夫,她退婚。等撕开庶女嘴脸,兄长们和未婚夫跪在面前求她原谅。苏梦棠冷漠:原谅?呵,烧死了灰扬了才好。她已经有阿兄了,虽然新找的阿兄是个太监,名声不好,冷戾狠辣,远远唤声督主就能吓的小儿啼哭。可他唤她“小海棠”时,温柔极了。……宗徵最初与梦棠独处时,被人说于礼不合:“本督是个太监,有什么礼?”后来满室暖香,宗徵抱着醉红了眼的小姑娘:“小海棠,阿兄疼你。”…………...

点击阅读全文

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

“兰儿”的《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苏瑾修年少入仕,向来都是京中世家子中佼佼之人,他是不会让自己摊上失德之名的,所以错的就只能是你。”“可是苏梦棠,这与你无关。”男人嗓音如碎石砌冰,低低沉沉不带什么情绪,可是梦棠却听出了他话中的安抚。明明是那般厌烦解释喜静寡言的人,他却好似怕她听不明白,一字一句地告诉她不是她的错...

阅读精彩章节


苏梦棠于茫然中错愕抬头:“什么?”
“我说,你家的那位兄长未必不知道自己有错。”
宗徵的话让梦棠怔愣,见小姑娘不解地眨眨眼,他淡声说道:“苏瑾修不是稚童,也不似谢寅年少,他自恃君子向来以严于律己对外,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自己行为有失,他只是不肯承认罢了。”
苏梦棠张了张嘴,想问为什么。
宗徵就已经开口:“因为他不能认错,他一旦认了,就要承认他罔顾亲情,一旦认了就要承认他不修己身,君子当严于则己,时下世家子弟更讲究修身,他向来以君子自傲,可一旦他承认自己错了,就意味着他德行有失。”
“苏瑾修年少入仕,向来都是京中世家子中佼佼之人,他是不会让自己摊上失德之名的,所以错的就只能是你。”
“可是苏梦棠,这与你无关。”
男人嗓音如碎石砌冰,低低沉沉不带什么情绪,可是梦棠却听出了他话中的安抚。
明明是那般厌烦解释喜静寡言的人,他却好似怕她听不明白,一字一句地告诉她不是她的错。
梦棠鼻间拥堵时,眼中忍不住浮出水雾,她用力抱了抱身上包裹着她的满是雪竹冷香的披风,仿佛飘荡不安的心找到了停留之地,将眼泪强压回去。
“阿兄,你给我的那宅子好看吗?”
“好看的。”
宗徵眼眸轻动,神色散漫靠在屏几上:“那宅子先前的主人贪欢好乐,最是懂得享受,宅子里处处都是用的最好的风景,我记得那宅中前院栽了许多花草,后院还挖了一方地水养做了温泉,若非我实在不愿挪动,倒早就住了进去。”
梦棠吸了吸鼻子:“那岂不是便宜了我了。”
宗徵纵容:“不便宜,收了银子,你喜欢就安心住着。”
梦棠歪着头:“那阿兄借我几个看家护院的人,要是苏家人上门,我好打发他们。”
“好。”
“谢谢阿兄。”
梦棠抱着披风露齿而笑,眼圈鼻头依旧泛红,可眼中却是明媚至极。
铖王妃坐在一旁亲眼瞧见宗徵不厌其烦的哄着苏梦棠,明明神色寡淡言语更无半句关心,可是他每一个字都在纾解着梦棠的心结,无声抚平她的低落,让小姑娘露出笑容。
她突然就对眼前这位声名狼藉的宗督主好感倍增。
阉人又如何,狠辣又能如何?
这宗督主的心比之苏家大郎干净多了,虽然行事不客气了些,嘴巴也毒了点儿,可对梦棠却是真心。
梦棠认了这么一位兄长是她的福气。
宗徵的府邸在城南积云巷,跟铖王府所在的城西相距甚远,马车一路摇晃着走到宗府门前时,宗家隔壁的宅子前早已经有人翘首以盼。
见到马车停下来,苏梦棠被人搀着下了马车时,那人就哭着扑了过来。
“女郎!”
“花芜?”
梦棠惊愕,被自家贴身婢女抱着时忍不住看向宗徵。
宗徵提了下她身后落在地上有些长的披风:“你身上伤的重,得有人贴身照顾着,这婢女先前因着跟那外室女起了冲突挨了几板子,结果夜里偷偷跑了出来,瞧着是个忠心的,我就让人带过来了。”
花芜才刚十四岁,脸颊圆嘟嘟的,走路还有些瘸。
她凑上前后就泪眼汪汪地看着浑身是伤的梦棠:“我听他们说女郎您惊了马落了悬崖,还说您险些回不来了,您吓死奴婢了,呜呜呜,您怎么,怎么就伤成这个样子,您疼不疼……”
见花芜的眼泪都快要把她给淹了,梦棠恍惚想起上一世花芜瘦的皮包骨头,拿着一小包桂花糕哄她。
“女郎你尝尝,这桂花糕可好吃了,奴婢撑的肚子都圆啦。”
她故意打了个饱嗝,小心掰碎了点心喂给她,可因为太瘦而显得又黑又大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被她咽下去的糕点,偷偷舔着干的起皮的嘴唇。
“香吧,奴婢尝了,可甜了…”
小丫头笑的脸苍白,“奴婢攒了几两银子呢,等您好些了,奴婢就偷偷找个机会救您出去。”
“奴婢都找好路啦,他们前院的人看得紧,可是后院的墙角有个狗洞,等趁着郎君他们出去时,奴婢悄悄背着您爬过去,等咱们逃出去后,奴婢就赚好多好多的银子,给女郎买各种各样的糕吃。”
花芜满是憧憬,轻声哄着烂了脸的她。
可是后来,她就看到血淋淋的花芜就被打死在了院子里,只因为她偷了苏姝兰的镯子。
她原想安顿好,就回苏家将花芜接出来,却没想宗徵先将人带了出来。
“花芜…”
梦棠想起上一世她血淋淋躺在门前的样子,心口疼的厉害,她忍不住想要伸手摸摸她的脸,可露出手上的伤又让花芜哭了起来。
“女郎的手怎么成这样了,以后还怎么写字啊,呜哇!”
小丫头嚎啕大哭,抽噎着快要喘不过气。
梦棠顾不得伤心连忙哄她:“别哭了,我没事儿,我就是瞧着狼狈些,等过些时日就好了。”
“真,真的?”
“真的,不信你问姨母。”
花芜眼巴巴地看向铖王妃,旁边的铖王妃也被她那哭的稀里哗啦的脸给逗笑。
“你家女郎说的是真的,她这些伤不碍事,只要好好换药好好休养就能好起来,只是你再这么哭下去她怕就站不住了,而且你屁股不疼吗?”
刚挨了板子就这么活蹦乱跳的。
“先进去吧。”宗徵说道,“我已经派人将里头大概收拾了一下,等你们进去后主院那边可以先住进去,何伯是我府里的老人,暂时先借你使使,有什么不知道的就问他,或是遣人来隔壁寻我。”
“见过女郎。”一旁的何伯上前行礼。
梦棠看着宗徵:“阿兄不进去吗?”
“不进了,今儿个夜深,你和铖王妃先安置,等明日我再过来。”
宗徵本就不是多言的人,能哄着梦棠几句已是不易,他叮嘱了何伯几句让他照顾梦棠之后,就朝着铖王妃点点头,转身直接去了隔壁的宅子。
等人走后,那瞧着一脸慈祥的何伯才笑着上前:“外头天冷,女郎和王妃先进去吧,马车上的东西我让人抬进去。”
梦棠点点头:“麻烦何伯了。”

小说《重生嫡女娇娇,督主弯腰抱抱》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