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完整文本阅读关礼礼姜淮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_(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完整文本阅读)姜淮关礼礼最新章节列表笔趣阁(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完整文本阅读)

《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是网络作家“关礼礼姜淮”倾力打造的一本现代言情,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真假千金 玄学打脸,CP感情线弱)被关家扫地出门后,关礼礼摇身一变成了身价千亿的真千金。关家人后悔了,仗着养育之恩,要姜家一半身家做报答。关礼礼冷笑一声,一道真言符,直接揭穿关家人的丑恶嘴脸。渣男想回头纠缠,关礼礼抬手就让他夜夜见“祖宗”。堂兄堂妹看不上她,觉得她丢人。结果,宋家当家找上了门,“只要姜大师愿意出手救我女儿,条件随便提!”一向和姜家有旧怨的徐家舔着脸登门,“过去都是小弟不懂事,只要姜大师肯帮忙,以后姜总是我哥!”后来,连一向怼天怼地的堂弟也成了她的跟屁虫,“这是我唯一的姐!谁敢骂她,我骂他全家!”回过神的姜家人才知道,他们以为的小可怜居然是个真玄门大佬。驱邪,画符,救人,还要追金大腿。关礼礼表示,“我好忙。”褚·金大腿·景知主动分担压力:“不用追,已经是你的了。”...

点击阅读全文

现代言情《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主角分别是关礼礼姜淮,作者“骑着猫的小鱼干”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为一个房间,从昨天闹到今天,简直叫人看笑话。”姜溯也哼哼唧唧,“还不是某人,家里以前可没这么多事。”话里话外的,却是埋怨关礼礼一回来就多事。明明房间从头到尾都是姚琳安排的,但所有人好像都觉得是关礼礼的问题...

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

在线试读


“呵……”一旁的姜淮忽然轻笑出声,显然是被关礼礼这一回怼逗乐了。
姜瀚却是脸色一沉,“你这是在耍赖!怎么可能?!”
关礼礼只淡淡看他,“这不是你的逻辑么,我只是用你的逻辑跟你提条件,有什么不对?”
“国家博物馆的东西和一个房间能一样么?”姜瀚都快被她气笑了。
一旁的姜溯也忍不住插嘴,“关礼礼,你怎么那么小气?不就一个房间,又不是不给你住了,犯得着么?”
关礼礼只笑。
是啊,那么多房间,却非要她这一间?
三房的姜澄也站了出来,“姜瀚也没说错,那种梦幻公主风本来就是给小孩子准备的,你也不见得多喜欢,干什么非要跟孩子抢?实在不行我把我房间让给你,你那个房间就给滢滢,就这样,都别吵吵了。为一个房间,从昨天闹到今天,简直叫人看笑话。”
姜溯也哼哼唧唧,“还不是某人,家里以前可没这么多事。”
话里话外的,却是埋怨关礼礼一回来就多事。
明明房间从头到尾都是姚琳安排的,但所有人好像都觉得是关礼礼的问题。
姜淮听着几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嘴角的笑意都慢慢冷了下来,然而还不等他开口
那边再次姜瀚不耐烦地开口,“说来说去,你就是不想让……”
“对,我就是不想让。”
关礼礼清冽的嗓音落入所有人耳中,姜瀚几人都没想到她能拒绝得这么理直气壮。
但关礼礼偏偏说了,她就那么看着几人,杏眸澄澈冷静到淡漠。
毕竟像今天这般类似的指责,她从小到大没少听过。
蕊蕊是妹妹,你做姐姐的就该让着她!
这狐狸怎么能养在家里,万一吓着蕊蕊怎么办?赶紧给我丢出去!
你在家里白吃白住,现在还要养只畜生,关礼礼,你是故意要惹家里不痛快吗?
她早就习惯了这样的“指责”。
但习惯,不代表接受。
都是第一次做人,凭什么你年纪小我就得让着你?
更何况,那房间,是她的爸妈,怀着对她出生的期待亲手布置的。
曾有人怀着期盼等待她的到来,而她直到昨天才知晓。
……
姜滢本以为几个哥哥出马,这个房间今天肯定就是自己的了。
可没想到说到最后,关礼礼这个坏女人居然不肯让!
果然雪溪姐姐说的没错,她一回来,自己就不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女孩了,大家就不会再像以前一样只偏疼自己了。
看,连姜淮哥哥都不站在自己这头了。
姜滢越想越气,顿时再次哇哇大哭起来。
“呜呜呜我讨厌你!你从我家里滚出去!滚出去!”
这话一出,走廊似陷入一瞬的安静。
关礼礼眼睫轻颤,站在那里,却似看不出何种情绪。
姜溯几人也有些愣住。
闹归闹,但连姜溯这个全家最莽的都晓得,有些话,那是不能轻易说的。
果然下一秒,只听一声冷然带着警告的厉喝。
“姜滢!”
姜淮看着姜滢,面上是从未有过的冷厉,将还要撒泼的姜滢吓得浑身一个哆嗦。
瞬间忘了哭泣。
就在这时,楼下走上两道身影,却是姜禹城和姜禹同两兄弟,显然两人都是刚刚从公司回来,姜禹城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冷沉威严,
“都在闹什么?”
姚琳心下咯噔,不等几人开口,忙拉着姜滢走过去,勉强笑着解释,
“几个孩子闹呢,都是我不好,给礼礼准备的房间没考虑周全,滢滢闹着她姐姐想要跟她换,但是礼礼不肯……”
两句话间,就把之前几兄弟逼着关礼礼让房间的事抹了过去,反倒突出是关礼礼不肯。
姜淮闻言拧眉,刚要出声解释,就见姜禹同纳闷,“不就是个房间的事,昨天不都重新安排了吗?”
姜禹城则是拧了拧眉,目光看向关礼礼,张口却道,“房间的事先放一放,礼礼,我问你件事。”
关礼礼听到姜禹城询问,下意识看向对方,就听他沉声问她,
“你今天,是不是去宋家了?”
关礼礼眸色微动,但很快恢复如常,点头,“是。”
就将姜禹城眉心蹙起,显得一张脸愈发沉肃,“昨天不是说了让你别管宋家的事么?宋家那边我会处理。”
姜淮看着自家父亲态度也觉得不对,往前,径自站到关礼礼身前,问他,“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一旁的姜禹同解释道,“宋家给大哥打电话,说礼礼下午找宋夫人说了一些奇怪的话,问大哥是怎么回事。”
听到这话,所有人的视线几乎刷刷刷地朝着关礼礼投射过去。
那些视线或震惊,或谴责,显然都在怪她多事。
因为她之前说换智的那些话,在宋家小姐的事情上姜家本就得小心对待,结果她竟然还跑去宋家说些乱七八糟的,这是生怕宋家和姜家的关系太好么?!
“你这是想干嘛啊?在家说那些神神鬼鬼的也就算了,居然还跑去宋家,你是没把大伯昨天的话放在心上吗?!”
“礼礼,你也太不懂事了,宋家跟咱们家还有合作项目呢。”姚琳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
姜溯也跟着拱火,“你看你才回家多久,惹出多少事来!”
关礼礼就站在那里,没理会旁边几人的奚落,自顾看着姜禹城,“我没说我是姜家人。”
姜禹同道,“宋家想查一个人,哪能查不到,听说你还是坐褚家的车过去的。”
关礼礼抿唇,她确实考虑欠妥。
姜禹城又问她去宋家说了什么,因为宋总打电话的时候语气像是压抑着什么,似乎有些恼怒。
关礼礼便简单将她去宋家的事情说了,包括她看出宋雨梨可能出事的事。
众人一听更加震惊地看向关礼礼。
上门说人家可能要出事,这不是咒人家嘛!
这关礼礼,也太不懂事了!
姜禹城看着关礼礼,面色微凝,半晌只道,
“这件事是你鲁莽了,就算你真的懂也不该贸然上门说那样的话。宋家那边我会解释,但宋小姐的事你别再管。”
姜禹城实在不想让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女儿牵扯到麻烦里。
关礼礼张了张口,刚要说什么,又听姜禹城道,
“房间的事,滢滢既然喜欢你就让给她,我让管家重新给你挑个房间,你按你喜欢的样子重新装修也没事。”
姜禹城不觉得一个房间有什么,过去那房间是他对女儿思念的寄托,但女儿既然回来了,一个房间也就无关紧要了。
比起这个,他更不愿意礼礼刚一回家就跟家里的人闹得太僵,这样她以后跟家里的孩子没法好好相处。
姜禹城却不知他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关礼礼倏然一怔。
半晌,那双杏眸中,似有光一寸寸敛下。
好似深夜林间闪过的一道流火,只闪烁一瞬,又慢慢消散在黑暗之中。
一旁的姜淮闻声忙出声,“爸!”
他刚要解释问题不是他以为的那么简单,却听关礼礼已经开口,声音浅淡而冷静,
“不用了。”
她的语气淡淡,但比起昨天,莫名的,仿佛带上了几分疏离。
她就那样看着姜禹城,淡声开口,
“我会搬出去。”

小说《摊牌了,假千金她是玄门大佬!》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