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恋)江芜萧泽全文免费阅读_(秋风恋)全集免费阅读

《秋风恋》中的人物江芜萧泽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小说,“萧泽”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秋风恋》内容概括:萧泽,你就在此处自生自灭吧,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与你有半点牵扯了循着前世的记忆,我避开会出现刺客的地方,穿山越岭,抵达了回京的官道衣服已经全部被勾破,两只鞋也不知丢在了什么地方...

点击阅读全文

小说:秋风恋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萧泽 角色:江芜萧泽 萧泽的《秋风恋》非常好看,小说主角萧泽江芜。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段落试读:太子将我推进污水坑,满目厌憎:「别碰孤,你让孤觉得恶心。」上一世,我将受伤的萧泽背出荒野,得到皇上赐婚,成了太子妃。不料,我爱他如命,他却厌我入骨,大婚第三日,便纳了侧妃来恶心我。后来国破家亡,他丢下我,带着侧妃出逃

评论专区

历史的尘埃:强迫自己看了二十几章,实在是看不进去。 [综]阿波罗:男主无cp爽文,一步步强大起来,逼格很高,有些世界写的很好至今印象深刻。 这个苏的度可能对有些人是毒点,不过喜欢看综的一般对苏度接受良好。 迪奥先生:耽美,近期我的主要笑点来源,可以说十分搞笑啦 秋风恋

《秋风恋》在线阅读

秋风恋第1章  


萧泽的《秋风恋》非常好看,小说主角萧泽江芜。
下面给大家带来精彩段落试读:太子将我推进污水坑,满目厌憎:「别碰孤,你让孤觉得恶心。
」上一世,我将受伤的萧泽背出荒野,得到皇上赐婚,成了太子妃。
不料,我爱他如命,他却厌我入骨,大婚第三日,便纳了侧妃来恶心我。
后来国破家亡,他丢下我,带着侧妃出逃。
我到那时才终于明白,他的心是捂不热的,但一切都晚了。
...跳下城楼后,我重生了,回到了太子受伤那天。
太子将我推进污水坑,满目厌憎:「别碰孤,你让孤觉得恶心。
」上一世,我将受伤的萧泽背出荒野,得到皇上赐婚,成了太子妃。
不料,我爱他如命,他却厌我入骨,大婚第三日,便纳了侧妃来恶心我。
后来国破家亡,他丢下我,带着侧妃出逃。
我到那时才终于明白,他的心是捂不热的,但一切都晚了。
我只能含恨跳了城楼。
这一世……我看着身受重伤,却把我推开,不许我靠近的萧泽。
冷冷地笑了。
那你就,在这儿等死吧。
太子抬眼瞪我,看见我满是恨意的眼神,身子一僵。
仿佛被震慑到了一般。
「江芜,你这么看着孤做什么?
若非你硬要凑上来,孤也不会推你……」他咬牙说着,语气里,却分明藏着心虚。
上一世,马球赛上突然冒出刺客,他被追杀到山崖下,一身是伤。
是我找到了他,即便被他厌恶,却还是固执地要救他。
为了背他逃出去,我双手都磨烂了。
后来与他成婚,他却数次嫌弃我手上的疤痕难看。
还说侧妃肤如凝脂,手如柔荑,比我强了不知千百倍。
这一世,我再也不会犯蠢了。
我从水坑里爬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污水,冷笑着,朝他盈盈一拜。
「既然殿下厌恶民女,那民女,就不碍殿下的眼了。
」萧泽,你瞧,不是我不肯救你,是你自己不想活了。
我一甩头发,潇洒转身。
太子愕然,低呼道:「你去哪儿?
」我回头,讥讽地笑笑:「自然是离殿下远远的,免得惹您恶心。
」「哦,对了,殿下声音放低些,当心刺客还在附近。
」「孤不是这个意思!
」我救他,他偏要推开我,我要走了,他才明白过来,我若真不管,他可能会死。
有些人就是,贱得慌。
「江芜,你回来!
」他一着急,撞到了伤处,疼得直嘶气。
我不再管他,拔腿跑了。
萧泽,你就在此处自生自灭吧,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再与你有半点牵扯了。
循着前世的记忆,我避开会出现刺客的地方,穿山越岭,抵达了回京的官道。
衣服已经全部被勾破,两只鞋也不知丢在了什么地方。
我蓬头垢面,拦住了迎面而来的一驾马车。
这马车瞧着朴素至极,车头也只坐着一个马夫,一个老仆而已。
大约是个小门小户,清寒人家。
「老伯,能不能带我一程?
」我扒着车头,恳求地望着老仆。
他面露难色:「这,需得问过我家公子才行。
」那马车里头坐的,大概就是他家公子了。
我张望着,朝里面喊:「公子,小女子与家人走丢了,荒山野岭的,一个人回不去,公子可否带我一程?
」几息的静默后,车内传来极好听,却冷淡入骨的男声。
「我为何要带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
」「我不是来路不明的女子,我是京城平安侯的嫡孙女,你救了我,平安侯会重金酬谢的。
」车内人低低嗤笑一声。
「我听闻,京城很是在意男女大防,你我同车,岂不是会污了你的名声?
」嗯?
看来他们从是外地来的,怪不得,路途遥远,这马车走破了。
「不打紧,你把我娶了不就好了?
」天要黑了,他若不肯带我,我靠自己,是走不回去的。
我双手一用力,直接爬了上去。
「哎呀!
姑娘!
」老仆拦不住我,眼睁睁看我钻了进去。
车帘一掀,一张俊美冷冽的脸映入眼帘。
怪了,这小门小户的公子,衣装打扮看着简单洁净,可看仪态风度,竟贵气逼人。
狭长深邃的眼眸里,仿佛呼啸着朔北寒风一般,让人不敢逼视。
「孤男寡女同处一车,让人看见了,你不怕被人嚼舌根?
」我怔了一瞬,笑着在他对面坐下。
「那你我不如即刻定亲,旁人就无话可说了,公子你仪表堂堂,小女子生得也不错,天作之合,谁也不亏。
」他眼风扫过我脏兮兮的脸,默然一笑。
「笑什么?
洗干净了,是好看的。
」我抬手打理乱发,膝盖上突然被丢了一张洁白的绢帕。
未及道谢,这人却已移开眼神,淡声道:「你家在何处,同福伯说一声就是。
」看他这样,是不想理我了。
这人真有意思。
我捡起帕子,擦了擦脸,撩开车帘,将我家的位置跟老仆说了。
才要继续跟他攀谈,却见他目光一凛,手一挥,车帘便破了个洞,外面,传来什么倒下的声音。
片刻后,老仆道:「公子,死了。
」他闭上眼,道:「嗯,走吧,不用管,会有人来收尸的。
」死了?
什么死了?
我一脸茫然,伸手掀帘看,却听见他淡声阻止:「最好别看。
」大概是觉得我会害怕。
可我已经看见了。
是个黑衣人,额上**了一枚飞镖,已经不动了。
小场面,想来,是追过来的一个刺客。
我看了看闭目养神的某人,心下腹诽,这人真是厉害,我若跟了他,说不定能保我小命。
我放下帘子,不由得正襟危坐起来。
天黑之前,马车入了京城,停在了我家门口。
我朝那人一拜:「还请公子告知姓名,小女子来日好登门道谢。
」那人却伸手撩开车帘,淡声道:「举手之劳罢了,回去吧。
」真没劲。
看来这亲事是结不成了。
「那你在此处等着,先别走,我一会儿出来找你。
」我嘱咐他两句,才提裙跳下车。

点击阅读全文